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化工论文>桃桃 2012年第2期

桃桃 2012年第2期

2018/2/13 3:00:01
【摘要】   凌晨4点,一切都那么寂静。桃桃的生物钟到点了,翻身起来,头还有些晕乎乎的,桃桃坐在床前愣着。这时闹钟也响了,她急着关掉闹钟,怕吵醒熟睡的女儿。她活动活动晕乎乎的头,穿衣起来。她已习惯了早起,要...

  凌晨4点,一切都那么寂静。桃桃的生物钟到点了,翻身起来,头还有些晕乎乎的,桃桃坐在床前愣着。这时闹钟也响了,她急着关掉闹钟,怕吵醒熟睡的女儿。她活动活动晕乎乎的头,穿衣起来。她已习惯了早起,要不了几分钟就精神了,洗把脸,伸伸臂弯弯腰,急急地坐到桌子边,开始忙着。

  这几年她一直是这样。不管在哪里上班,做什么工作,她都是早上4点钟起床,坐在桌子边,忙两个小时,做她自己喜欢的文学。只有这两个小时是属于她自己的,她觉得这是一种人生的享受,在这里坐着就是她的幸福。她给自己定的规矩,不管这一天会有什么特殊的事,那都是6点钟以后的事情,4点到6点她雷打不动地坐在这里,完成她一天的任务,享受一天属于她自己的时间。就因为她这样地痴迷于文学,老公常说,这像个哪样家,你这个老婆拿来做哪样,瞌睡都睡不到一个完整的。她就对老公笑笑说,那你早点睡不是一样。老公说,早点睡要睡得着,你以为哪个都像你,每天晚上10点钟就睡觉了。再说,我们还不是要耍一下,那样早就睡,一天就是上班睡觉两件事,这是过的哪样的日子!我不晓得你一天是为个哪样,不找钱,不赚米的,也没看到你写的在哪本书上!不都还宝贝似的丢在那里。唉,说来你就是一个疯子。桃桃对老公的这样一些话,只有一个回应,那就是什么都不说,每天照样行事。
  这样的时候多了,老公也不爱管她了。时间就这样过去,日子就这样过着。桃桃过她的日子,老公过他的日子。老公有什么变化,桃桃好像也没在意。不过到后来,他们吵架的时候少了,经常是老公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凌晨4点要早起。她很少看电视,特别是电视连续剧,在她看来电视剧用真人把艺术形象表演出来,那是对语言文字形象的亵渎,只有文学语言描绘的形象才能让人产生联想和想象。文学没有了联想和想象就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就成为完全供人休闲消遣的对象,那就是一种消磨时间,固定思维的东西,与她认为的文学相去甚远。看电视她只是对国内外新闻、国家大事看个要点。她关注的是现实的生活,是她身边的人和事,思考的是用文学把它们表现出来,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是她的责任。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她的作文就常常是老师讲的范文,就是从广播里传出来的声音,每当这样的时候,桃桃总是忍不住的喜悦。同学说,桃桃今天文章又上板报了!桃桃的文章就是写得好!桃桃的回答说得最多的一句是,要把它变成铅字,那才叫真功夫。桃桃的理想是上大学中文系,可以天天写文章。只是桃桃家是农村的,父亲走得早,母亲一个人担着全家的事,几个弟妹也要上学,桃桃高中还没毕业,看着母亲的艰难就决定辍学回家,不读书了。后来参加过两次高考,数学总是让她拿不到分,上不了分数线,只好死了上大学中文系这份心。不过她还总是想着要把她的故事变成铅字,就这样桃桃从农村到城市,不论生活怎样的艰难,怎样变化,她总没有忘记。桃桃的人生总是有压力。生活的压力还好一些,这么多年来不管怎么过,都能过得去。就是现在,下岗了,人也有些岁数了,孩子要读书,这时候应该是她人生中最艰难的,可在桃桃看来还好,这也是她常对关心她的人爱说的一句话,能够养活我们母女俩就好,要求不高还是可以的。压力最大的还是她自己给自己的定位,要用文学反映社会,让人们在整天谈钱的话题中看到人应该怎样的生活。她和老公说这样的话,老公说她的确是疯子,自己都下岗了,还说别人应该怎样生活,你是什么人?!桃桃要想搞文学,现在整个社会都不搞文学,搞经济了,一个下岗人还在这里搞什么文学,而且是一点效果也没见的文学,是有些可笑。她就这样坚持着。
  老公的事她管不着,也没心思管,直到有一天老公突然提出离婚。桃桃觉得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他会提出这个问题,没听他说过这样的话。平时要是说到哪家两口子离婚了,他的一句话是说,这些人是活腻了,穷折腾。虽然他们为睡觉的事常常有些争吵,为文学的事老公不乏讥讽,最后也都是有雷无雨,两个人和好解决。没想到女儿都读中学了,他还会提出这个问题。他在政府机关工作,这么多年,也就一个小科长,在单位里也不起眼,他们之间怎么说也到不了离婚的地步,怎么能说离就离呢?要别人问起来为什么事,最大的问题就是每天早上4点钟必须起床那点事情,还有什么?桃桃就没有同意,想着女儿,不管怎样都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又过了些日子才知道,老公实际上早就在外面有了女人。桃桃有些震惊,回来在面对老公的时候,桃桃问他是不是有这个事情。老公面色有些尴尬,又有些得意地说:“你整天就是你的什么小说散文的,你倒是有你的伴,有你的爱,我有哪样?一天回家来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还不许我在外面有个爱的,既然我们爱不到一起,分手就好。你有你爱的,我有我爱的,都不耽误。”桃桃听他这样一说,也没什么好说的,更没什么遗憾的,便带着女儿出门,离婚走人。现在离婚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分开了大家都好。这些年他们也没有什么共同财产,提着母女俩的几件衣服、卷铺盖卷什么的,到外面租了间小屋住下,桃桃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桃桃每天凌晨4点的两个小时写作,对她来说是文思泉涌的,那是因为这时候要写的已经是头天工作的时候就想好的,在上床睡觉前又在大脑中过了一遍,有时候梦境又给她增添一些情节,醒来只管抓着笔写,生怕忘了。
  6点,桃桃上高中的女儿起床,她轻脚轻手地做着事,生怕打扰妈妈。这些年,她是看着妈妈有多么的不容易,要上班要写作,也不见有什么东西上报刊,也不可能出书。不过她很支持妈妈的,她总认为,像她妈妈这样的人,就是能在文学上成功的,只是早晚而已。她常对妈妈说,你喜欢就写,不要想你是不是大学生,是不是中文系的。我告诉你,好多著名作家,他们都没有多高的学业,有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人家照样成功。你天天写,我支持你。有女儿的理解和支持,桃桃的信心更足了。不过看到这些年来她的稿件投出去多是石沉大海,桃桃还是有些灰心。女儿说:“妈,你只管写,我就是你的忠实的读者,刊物不发你的稿子只能说明编辑没有眼光。我认为你的作品好,它不是写给今天的人看的,而是写给20年、30年以后的人看的。你晓得曹雪芹的《红楼梦》吧,那就是最好的事例。”女儿这样说,桃桃常常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好似看到她成功的时刻。

  桃桃的女儿起来以后,边梳洗边准备早餐,不一会儿,就把一碗滚烫的豆浆,一个热乎的馒头端到桃桃的桌前。桃桃只管做自己的事,没有和女儿打招呼。女儿收拾完,吃了早餐,准备出门。桃桃叫住她说:“你等一会儿,我们一起走,我有事跟你说。”桃桃放下手上正写得顺手的文章,她觉得写作在暂时中断的时间应是在写的最为酣畅淋漓的时候,以便下一次提着笔就能很快进入创作的境界。桃桃拿着头天晚上就准备好的一天上班需要的东西,还有一天要办的事情的有关准备。这一出门要到下午六七点钟才回家了,该带的都要带上。女儿忙着赶路上学,看着妈妈还在收拾东西,有些不高兴地说:“妈,一路上我还要背历史呢!没有时间和你说话!”她知道妈妈每天都要和她一起出门,一是母女一路有个伴,二是妈妈喜欢利用这个时间了解她们这些90后的娃娃辈有哪些新鲜事,当然还有他们的时尚。妈妈经常从她嘴里得到好多鲜活的故事,有时候母女俩聊得高兴,走过了地方,多走了好多的路。女儿撒娇地说道:“哪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说话,我还是先走吧!”桃桃说:“等等,等等,我来了。你背你的历史,我就和你说一会儿话,也不耽误你多少时间。”说着,桃桃将一碗豆浆倒进了肚子里,拿着馒头就走。
  母女俩沿街走着。桃桃对女儿说,这几天你又晓得些哪样新鲜事?女儿每天上学路上这点时间也是很宝贵的,见妈妈又要耽误她背历史,撒着娇有些不耐烦地说,前两天不是给你说过,我们同学家有一只特别有人性的狗嘛?她奶奶生病了,那只小狗为了逗奶奶高兴,总是到奶奶的床前两只脚着地跳舞。奶奶家的儿孙们也还算尽孝,却只是例行公事地到奶奶那里问候一声,交代一下保姆,就走人。对比之下,你不觉得有意思嘛?有,那是很有意思的,我们现在有的子女对父母,就还不如一只狗。妈,你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吧,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哈!那是,我家乖女,哪个能比?不说别的,就是每天给妈妈做早餐这一点,就没人能赶得上。不要说我了,我背书了,到你拿报纸的地方了,快去,快去!去晚了没得了。桃桃说:“哪会没得咯,人家给我留的。哪有你这样赶妈走的!好,我走了,那你一路小心点,走在人行道上,不要只想着背书啊!”“我晓得,天天都是这些话!”桃桃走了,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看着女儿走着,女儿默默地走着,不时看看手上的小本子。桃桃欣赏地看着,直看到她的身影在远处的晨曦中消失,才慢慢离开。桃桃想,后半辈子,有这女儿,也就知足了。桃桃想着,女儿今年考上大学,再有4年,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自己也可以不去上班了,所有时间都是自己的,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文学创作上去了,那有多好。
  桃桃来到报纸分发点,对分发报纸的老人说:“老板我的报纸?”批发报纸的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见到桃桃笑着说:“喊哪样老板喔,一个批发报纸的!来这里,给你留着的,晓得你桃桃阿姨每天都要来拿的。你好准时哦,每天就像上好点的闹钟。”桃桃说:“是!每天都是那些固定的事情,每天来的时间也就差不多啰。”桃桃说着拿了几十份《晨报》,她每天都是一个数,批发店的人是早就给她留在一边的。她抱着一大捆报纸,一边走一边叫卖:晨报,晨报。这时天大亮了,桃桃开始了她一天的工作。
  桃桃几年前,从一个国营厂下岗了,刚开始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做点生意,结果是老本都赔了。她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不做生意,可总要找点事情做,也不能就在家待着吃低保,还有女儿要长大,要读书,没有经济来源,日子是过不下去的。可话又说回来,桃桃又能做哪样咯,要技术没得,要劳力,也干不了下力的事,四五十岁的人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高中也没学什么。现代市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