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化工论文>刘家少爷 2012年第6期

刘家少爷 2012年第6期

2017/12/16 3:00:01
【摘要】   转眼,刘家少爷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刘家少爷一出生就是当然的少爷,因为他出生时,他爸已是县里的副县长。刘副县长家的儿子,一上小学,自然就给冠上了“刘家少爷”的名号。我们和他同班,是“刘家...

  转眼,刘家少爷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刘家少爷一出生就是当然的少爷,因为他出生时,他爸已是县里的副县长。刘副县长家的儿子,一上小学,自然就给冠上了“刘家少爷”的名号。我们和他同班,是“刘家少爷”名号的创始人。这个名号,硬是我们几个小家伙喊开的。学校里,不用说同班的同学,就是外班比我们大或者比我们小的学生,也都叫他“刘家少爷”。学校的老师们,也叫他“刘家少爷”。六十多岁的老校长,见了他,也亲热地问候一句:“刘家少爷,今日可吃得饱?”
  他和我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
  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刘家少爷没能考上。他爸这时已是县委书记,托人找了所省城最好的大学,让刘家少爷去上学。家里的行李清点好了,门口的小车连门也打开了,就等着刘家少爷上车。可就是找不着人了。好不容易,他爸的秘书在照相馆门前找着了他。他连连摆手,说:“不去不去,我才不去上那大学哩。要上,让我家老子去上得了。”
  刘家少爷的手中,摆弄着一架刚买到手的“海鸥”牌照相机,正向人学着照相。
  秘书向他家老子刘书记汇报,刘书记无可奈何,摆了摆手:“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刘书记成天地忙着,儿子刘家少爷也忙。他学会了照相,一架“海鸥”拿在手中,可以将自然界万事万物尽收眼中。看着儿子这样玩儿着,刘书记心想也不成事儿。刚好部队上招新兵,他直接对刘家少爷一说,刘家少爷居然答应试试看。一体检,完全合格。刘家少爷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三年说快也快,刘家少爷退伍的时候,刘书记已成了邻市的市长。刘市长的精明下属,很自然地将刚退伍的刘家少爷安排到了市政府上班。
  到市政府报到的那天,那些精明下属早已准备好了接风酒宴。不想,刘家少爷又缺席了。一打听,他清早就出发,去了京城,参加一个全国性的文学会议。刘市长让夫人清理了一下儿子的房间,这才知道刘家少爷的一篇小说已经得了全国二等奖。
  不想到市政府上班,那你到哪儿上班?刘家少爷的母亲小心地问他。
  我想放电影。他说。
  于是,刘家少爷成了一名快乐的乡村放映员。常常,在乡间,他骑着辆破旧的“永久”自行车,后头驮着影片。他一边骑车,一边张开了嗓子嚷:“电影来了,电影来了,今日是《地道战》和《铁道游击队》,加影片是《水稻种植》……”他的后边,跟着一群流着鼻涕的孩子,欢呼雀跃着。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不久县里取消了乡村放映员。刘家少爷觉得没有意思,也不好向老爸老妈要钱,他就向他们请求说:“老爸老妈,就按政策,让我转业到老家的县工商银行吧。”这样,刘家少爷正式成为了县工商银行的一名职员。
  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县一中教书,由于和刘家少爷是同学,自然交往很多。
  这时候,刘市长已成为了市委书记。刘家少爷是名副其实的高干之子了。我们就为刘家少爷鸣不平:“你看你,要是走正道,只怕成了副县长了哩。”他只是笑。一有时间,他就会拿着照相机出去转转,然后和我们一块喝酒,炫耀他的照相机镜头,说:“又是新的哩,花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来的。”有时,他会拿出自己刚写完的一篇小说,让我替他看看,他说:“老同学啊,你是老师,当然是我的老师了,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我们同班的同学大都结婚了,孩子快要上小学时,刘家少爷才结婚。找的爱人是乡下来县城工作的小花,县工商银行的临时工。他爸他妈阻止他,他讲起狠来:“不娶她,我就不结婚了。”老两口给吓住了,就答应了。其实我们知道,这个小花,是刘家少爷做快乐的乡村放映员时就认识的一个女孩子,那时,这女孩子常跟着他,跑前跑后,牵电线,挂银幕,得力得很。
  刘家少爷结婚不久也生了小少爷,他常常千亿儿子好好读书:“儿子啊,你不如我哟。你的父亲不如我的父亲。所以,你要好好学习。”刘家少爷的父亲刘书记,这时已经兼任省委委员了。刘家少爷也时不时地上省城去看看老父亲,他也常常对着老父亲说一句:“老爷子,您总有不如我的地方,比如,您的儿子就不如我的儿子,呵呵……”这一年,刘家少爷的儿子已经考取了北京那所著名的大学了。
  前年,刘家少爷又叫上了我,还有写文章的几个朋友,围成一圈儿,说:“看看,我出的一本文集《野白》,有散文也有小说。哎,野白是什么意思知道不?”我们肯定是知道这“野白”的意思,指谎话,或者上不了正席的话语。我们就祝贺他的文集出版。他谢过之后说:“这文集啊,我也只印刷了一千册,我送你们每人一本,另外你们得替我销点,三五十本也行。其他的书我去找我在省里工作的姐姐推销去。”我们替他销点书其实问题也不大,但我们就惊奇,他为什么不去找他老爸刘书记,那印刷一万本也能销出去的。
  见我们答应爽快,刘家少爷就端起酒杯说:“你们看你们看,我是酒色才气都有了。酒,我每天喝,一天可以喝五顿;色,是‘摄’也,我的摄影是全国获过奖的;才华,呵呵,你们都见识了,还出了书了;气嘛,我也是很大气的……”说完,他哈哈大笑,像个孩子一样。
  刘家少爷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他的生活依然是四个字:酒、摄、才、气。他成天乐呵呵的,到哪里,哪里就热闹。
  刘家老爷子早就退休了,在省城养老。有人对他说起他儿子刘家少爷时,身经官场几十年的老爷子也是轻轻一笑。每年春节,刘老爷子总要回到老家,在儿子刘家少爷家中过上十多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