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建筑论文>浅议巫术信仰在秦汉美术中的体现

浅议巫术信仰在秦汉美术中的体现

2017/12/14 3:00:01
【摘要】   摘 要:秦汉美术在巫术信仰的影响下投射出奇异的神话灵异之美。人们通过绘画艺术来寄托对祖先的追思和对美好生活的祈求。   关键词:巫术信仰 秦汉造型艺术 墓室绘画      秦始皇一统中国后,建立...

  摘 要:秦汉美术在巫术信仰的影响下投射出奇异的神话灵异之美。人们通过绘画艺术来寄托对祖先的追思和对美好生活的祈求。

  关键词:巫术信仰 秦汉造型艺术 墓室绘画
  
  秦始皇一统中国后,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大帝国。在秦之后的西汉、东汉时期,统一多民族国家逐渐稳定。外来文化尚未对华夏文化产生重大影响,使得秦汉时期的文化呈现出一种相对纯净的原生状态。这时的中华文化以她的博大的胸襟吸收包容其他文化,显得异彩纷呈。这种文化特性也融化在了秦汉的绘画艺术中。
  通过对观看秦汉留存至今的艺术作品和记载可以看出,神仙方术对秦汉绘画的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秦汉时期,由于秦始皇、汉武帝幻想长生不老,对神仙方术极为信任,大力提倡,因而神仙方术在这个时期特别盛行。秦汉时的思想学说也融合了阴阳五行,天人、谶纬的思想。统治者用神仙之说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文经学者也大量融和神仙灵异于自己的书作之中,使得这个时期的思想行为充满了一种虚幻与荒诞的神学气息,是以人生享乐为背景的神仙美术。人们通过造型,绘画艺术表达对自然的祈求,对神的虔诚膜拜。在人们眼中,这些图腾符号具有一种不知名的神秘魔力够控制人的思想,让生活向自己所希望的形式发展。秦汉遗存的艺术作品繁多,有漆绘器物,木版画等等,这里主要通过秦汉墓葬中的一小方面来试着感秦汉美术作品之中的神仙气息。
  一、秦汉造型作品中的巫术寓意
  所谓巫术,即幻想依靠“超自然力”对客体强加影响或控制。自古以来,人们就相信人死之后其灵魂寄于死者的遗骸之中,有着偶像寓灵观念。这种偶像寓灵可以说成是模拟巫术,它认为施力宇相同的事物能影响相同的事物。依次原理人们有为了达到祈福祷祝的目的,仿造其形象作绘画,或扎草人,或刻成木偶,或塑成泥人等,然后加以祭拜等,他们相信这样便可以与仙人交流。元封2年,汉武帝令画工“作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太一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 (《甘泉宫壁画》)。汉武帝认为神像是有灵魂的,神像即是天神,于是作画于甘泉宫壁上祭拜天神以祈求天神庇佑。天子尚且如此百姓更不必说,通过这种神像木偶来表达对上天神灵的祈福庇佑或有依此来追忆先人。《汉书·郊祀志》:“文成言上(武帝),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非像神,神物不至,乃作画云气车,及各以胜日,驾车辟恶鬼。”云气车有青红黄白黑5色,分别具有不同的辟邪作用,驱疫辟邪这样的巫术含义可见一斑。
  在这一时期,人们对科学文化知识对自然界的观念认识是十分有限,在审视周围的环境时,面对苍天、日月星辰的变化感到茫然不可理解,于是在万物有灵论的观念下,认为自然界的一切同人类一样是具有意志和灵魂,人们可以设法与之沟通。木偶神像代表的所崇拜的神灵,木偶神像是有灵的,仿制的自然界万物也是有灵的。陪葬陶俑的习俗便是这种沟通巫术的产物,通过世间器物的仿制来替代真品下葬,这些仿制器物与真物在意义上是一样的,这造就了秦汉丰富多彩的陶俑雕塑艺术,是秦汉陪葬艺术最具特色的特点之一。著名的有秦陵兵马俑、以及其它著名随葬明器,随葬玉器等等不胜枚举。这些明器都带有“神明通灵”的意味。用仿制车马在代替真车马具有和真人车马物品一样的地位。秦汉时代,陶制明器俑群之风开始盛行,代替了秦之前真物陪葬的习俗。
  除此之外,大部分秦汉玉雕也是巫术观念的产物。这些玉器往往寄寓着某些信仰或巫术性观念,并不是可有可无的纯粹装饰性用品,是作为一种礼仪祭祀用玉。但是秦汉以后玉雕装饰意味越来越浓,随着人们思想的改变,巫术意味也随之淡化。
  二、秦汉墓室绘画中的巫术题材
  升仙神异是秦汉墓室绘画的重要题材。升仙是古代人对生命的延续极为重试体现,对应巫术中有长生术和升天成仙术。如长沙马王堆一号和三号汉墓出土的两件帛画中的“非衣”,其作用即是引导死者飞升,并且记录了大量汉代流传的有关神话和仙话的内容:
  这幅帛画自上而下分段描绘了天上、人间和地下的景象。上段顶端正中有一人首蛇身像,是大神烛龙,“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神而赤,……是谓烛龙。”(《山海经·大荒北经》)。这是祖先神崇拜后期,人头人面,身体为具体动物形的祖先神的形象。画的左上部有内立金乌的太阳,它的下方是翼龙、扶桑和8个较小的红圆点,映照了乌金,后羿射日,扶桑神树的传说;相对的右上部描绘了一女子飞翔仰身擎托一弯新月,月牙拱围着蟾蜍与玉兔,这大概就是我们所熟识的嫦娥奔月的故事了,其下有翼龙与云气,应是墓主人升天景象;人首蛇身像下方有骑兽怪物与悬铎,铎下并立对称的门状物,两豹攀腾其上,两人拱手对坐,描绘的天门之景。中段的华盖与翼鸟之下,是一位拄杖缓行的老妇人侧面像,其前有两人跪迎,后有3个侍女随从,根据服饰、发饰特点,并对照出土的女尸,可能是墓主人形象。下段有两条穿璧相环的长龙,玉璧上下有对称的豹与人首鸟身像,玉璧系着张扬的帷幔和大块玉璜;玉璜之下是摆着鼎、壶和成叠耳杯的场面,两侧共有7人伫立,是为祭祀墓主而设的供筵;这个场面由站在互绕的两条巨鲸上的裸身力士擎托着,长蛇、大龟、鸱、羊状怪兽分布周围。这些景、物都包含了丰富的汉代神话传说故事。天和地、人与神、生者与死者,这连个分离的层次可以依靠巫术来沟通,通过巫术图腾来演练死后享受的生活,来延续生前的享受。当然这些作品并不限于铭旌非衣画,但其作用亦不出招魂、辟兵、辟邪之类,均为西汉时代流行的巫术行为的具体体现。
  天象祥瑞是秦汉墓室绘画的重要内容之一。汉代流行的天人之际思想和谶纬之说,认为天既有自然属性又有人格属性,认为天是万物的主宰。天以其图像——如日月星辰——的变化在喻示人世的喜祸凶福。人们在生前祈求天的保佑,而且向往死后升天,求得天人合一。这种对天和神灵的崇拜使得墓室绘画中天象祥瑞图繁多。在大多墓室绘画中都绘有天象图,如日月、星宿、云气、有时还包括四神,绘于墓室天顶和墙面上方等,表现了人们对天的崇拜。例如西汉上林苑遗址西汉墓,绘有二十八宿天象图的大型彩色壁画,二十八宿时中国古代天文家观测天象及日月五星在天空中运行而选择的标志。这样描绘天象祥瑞的遗迹还有洛阳烧沟61号汉墓的前室平脊顶,山西平陆枣园村发现的新莽时期墓室壁画墓墓顶图等。这些墓室绘画中都有星图天体图还有祥瑞动物如四灵四神等,来表达对星宿天神的崇拜和对生活的祈福。
  驱疫辟邪是巫术行为的重要目的之一,它成为秦汉墓室绘画中的主要内容。 在《论衡 乱龙篇》中,王冲对当时画虎与门栏的作法,指出其目的:“画虎食鬼之虎也。刻画效象,冀以御凶。”这种流行于当时社会上的用某一种威猛形象来“御凶”的形式便是一种图腾巫术,它被大量移入当时墓室壁画和其他陵墓艺术中,因此在今天看到的汉代墓室壁画里有许多御凶功能或驱疫辟邪功能的形象。当中最多出现的是茶神、郁垒、虎、方相氏、包括白虎的四神等。现存的例子有烧沟大傩图,卜千秋墓主室厅壁绘图等。
  从中,我们大概可以看到秦汉美术是一个巫术信仰较大影响下的世界,这个时期人们的认知依旧十分有限,对自然现象,人的生命历程存在许多迷茫和自己的理解想象,使这个时期的美术在在仙界与人世之间徘徊,与仙人交流沟通,处处充满着魔幻奇异的鲜活感,世间的生活是无限的延续充满色彩感的,人们热爱世间的生活,死后的生活也可以同世间一般,可以依照自己所希望的延续下去,充满奇幻气息。
  
  参考文献:
  [1]湖北美术学院主编.中国美术史.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2007.
  [2]顾森.秦汉美术史.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
  [3]詹鄞鑫.心智的误区:巫术与中国的巫术文化.上海:上海千亿出版社.2001.
  [4]傅亚庶.中国上古祭祀文化.北京:高等千亿出版社.2005年
  [5]何星亮.图腾文化与人类诸文化的起源.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1987.
  [6]何星亮.中国图腾文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99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