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建筑论文>五代十国时期的广东名泉

五代十国时期的广东名泉

2017/4/22 3:00:00
【摘要】   五代十国时期,后梁朱温篡唐(公元907年),册封驻广州的唐将靖海军节度使刘稳为南平王。刘稳在位时,自行铸造“开平元宝”等铅钱,是一些铸工粗率、薄小的劣质铅钱,没有铸年号钱。“开平元宝”铅钱虽劣质,...

  五代十国时期,后梁朱温篡唐(公元907年),册封驻广州的唐将靖海军节度使刘稳为南平王。刘稳在位时,自行铸造“开平元宝”等铅钱,是一些铸工粗率、薄小的劣质铅钱,没有铸年号钱。“开平元宝”铅钱虽劣质,但存世罕少。

  公元911年,刘隐死,其弟刘岩(后改名刘龚)继位,于后梁贞明三年(917年)称帝,都设广州,国号大越。次年,改国号为汉(史称南汉),年号乾亨,开始铸行乾亨年号钱,前后铸有“乾亨通宝”及“乾亨重宝”两种,存世量都不多,特别是“乾亨通宝”十分罕有,属名珍级古钱,约十数枚存世。
  据南汉《高祖本纪》载:“乾亨元年(917年),铸乾亨通宝钱。二年,以国用不足,又铸铅钱,十当铜钱一。”
  另据《简明古钱辞典》介绍,刘岩铸“乾亨通宝”铜钱不久后就改铸“乾亨重宝”铜钱及“乾亨重宝”铅钱。
  “乾亨通宝”铸工尚可,“乾亨重宝”铜钱铸工则不精,风格类似辽钱,两钱均为直读。由于在吉林省等地曾有“乾亨通宝”铜钱出土,曾经有人认为此钱是辽景宗乾亨年所铸。《辽史·食货志》记载:“景宗以旧钱不足于用,始铸乾亨新钱……”据近年辽钱出土情况看,确有其事,但辽铸乾亨钱为隶书,旋读。例如,2007年8月,在吉林省西南部的信州城辽金遗址附近,在勘探矿产过程中,发现一处金代窖藏,其中在一千多公斤窖藏钱币中有一枚“乾亨通宝”小平钱,从实物照片看,该钱面文为隶书旋读,其“乾”字也写“”,钱径2.4厘米,重3.45克,整体风格与其他辽钱风格相同,但是,该钱与已发表的南汉“乾亨通宝”较为硬朗的钱风有明显的不同。
  上述史料明确记载南汉乾亨元年铸“乾亨通宝”钱,也明确记载辽代景宗也有铸乾亨钱。而且,通过考古挖掘,两者都有实物出士。笔者收集的南汉乾亨钱有“通宝”、“重宝”多款,来源地在广东、广西等原南汉属地,个别“通宝”钱在东北辽金故地。所以,综合以上几点,笔者认为,“乾亨通宝”钱有南汉铸及辽铸两种,“乾亨重宝”钱则都是南汉铸币。
  那么,在远离南汉属地的地方为什么会发现“乾亨通宝”钱呢?
  在货币流通过程中,人们对品相或成色好的,常常舍不得花掉,积蓄起来,而是先花不好的或劣质币。致使当地市面良币越来越少,正所谓:“劣币驱逐良币”。
  据史书上说:南汉缺铜,南汉第三个君主刘晟乾和年间以后,多聚敛铜钱。城内用铅钱,城外用铜钱。又说:禁其出入,犯者抵罪。官员的俸禄,非有“特恩”,不给铜钱。著名泉学家罗伯昭先生对史书的这一记载有如下解释,他说:“城内用铅,城外用铜,不是官方规定的,势所必至,是自然形成的。”他举例说:“刘的铅钱,后蜀孟昶的铁广政钱,以及楚马殷的铁‘乾封泉宝’,别处都不易得到。反之,三地的铜钱,则产地反缺,大都流往外省。”
  综上所述可知,在远离南汉属地的地方发现南汉钱是符合情理的。
  南汉王朝除铸有上述钱币外,还铸造了面文为“开元通宝”、“乾元重宝”、“五五”、“五朱”等铅钱,都是一些薄小的粗制滥造之品,钱文由工匠就范刻划,枚枚不同,千钱千面,至今花钱不多仍可集到,成为廉价的钱币弧品。笔者在收集这类铅钱的同时,还集到这类铅钱风格的银质“开元通宝”及“五五”钱各一枚,目前为仅见品。
  公元925年,即南汉高祖刘岩白龙元年,南汉朝廷还鼓铸过一种面文为“飞龙进宝”的大钱(另一说是大有十四年即刘岩改名刘时铸),属纪念币性质,系宫廷特铸庆典钱。该钱极为珍稀,存世仅数枚,目前发现的有五种版别,即:折十型光背、折十型背飞龙戏珠、折十型光背银钱及折五型光背钱,折五型背龙凤钱。
  公元928年,刘岩改年号为大有,但是否铸行过年号钱,史籍无载,以往亦无出土报道。近年来,笔者集到“大有元宝”小平铜钱二枚及银钱一枚,品相开门(见附图)。经查,我国古代帝王使用“大有”年号的,仅刘岩一人,刘岩在大有年之前用过的两个年号,都有铸钱,由此可推知,刘岩在大有年铸行大有钱,是顺理成章,有可能的。另外,何林著《钱币学词汇简释》提到,民国时期广州潘氏伪造过南汉“大有元宝”钱,为当十型铅钱,但该书无附图,无从比对。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