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经济论文>从语言符号学组合聚合关系角度对互文符号的分析

从语言符号学组合聚合关系角度对互文符号的分析

2017/4/21 3:00:00
【摘要】   摘要: 本文从语言符号学的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入手,分析这两种基本关系在互文符号中的作用,体现。   关键词:互文符号;组合关系;聚合关系   作者简介:崔亮,单位:合肥工业大学,专业:英语,学...

  摘要: 本文从语言符号学的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入手,分析这两种基本关系在互文符号中的作用,体现。

  关键词:互文符号;组合关系;聚合关系
  作者简介:崔亮,单位:合肥工业大学,专业:英语,学历:硕士学历,研二,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中图分类号]:H3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2)-09-0115-02
  1、索绪尔认为语言本身就是一种符号,罗兰巴特在《文本理论》一文中直接将从作品中分离出来的文本定位为互文:“任何文本都是一种互文”,是符号系统的互换关系,符号系统的互文性结构,那么互文符号作为有互文性的语言符号,其本身就值得我们去研究,本文将从语言符号学角度对互文符号进行分析。从索绪尔将符号分为能指和所指来看,能指可以进行不断的衍生,因此,通过语言符号学从能指,所指或者查理斯的符号三分法来对互文符号进行分析较为贴切。现代语言学认为,研究语言体系即研究语言符号及其相互关系,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也指出:“在语言状态中,一切都是以关系为基础的。”(索绪尔,1980:170)。根据索绪尔的理论,我们可以从语言符号学中符号的关系基础组合和聚合关系入手对互文符号进行分析,观察互文符号中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的体现和作用。
  2.1、组合关系即指言语中,以语言的线性特征为基础的各个单位之间的横向关系,又称句段关系。组合关系体现的是语句中的一种并列组合关系,因为语言是横向的,一直向前发展的,所以组合关系体现的就是横向上的一种并列关系。互文符号作为互文性的符号,根据克里斯蒂娃的理论,互文性其实可以理解为“两个或两个以上文本间发生的互文关系。它包括:一,两个具体或特殊文本之间的关系(一般称之为transtexuality);二,某一文本通过记忆,重复,修正,向其他文本产生的扩散性影响(一般称为intertexuality)”(陈永国:《互文性》,赵一凡等主编:《西方文论关键词》,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6年版,第211页)。在这里,第一种的关系就是克里斯蒂娃最早提出的水平互文性,而第二种则为垂直互文性,在这里水平互文性也可以指是指一段话语与其他话语之间所具有的对话性和互文关系。组合关系由于其的言语性,成为我们日常交际中首先常用的一种关系,其作用的范式则分为自由组合搭配和非自由组合搭配2种,接下来将通过结合水平互文性和垂直互文性来对2种搭配进行分析,观察其在互文符号中的体现和作用。
  所谓自由组合搭配即指某段文本对言语情景的无依赖性或者弱依赖性,同时也是一种依附关系,在文本中各个要素之间互相为补充,为内容,这也就是水平互文性的一种体现。因为组合关系本身就是一种规则,框架,因此,自由组合关系在文本中可以自己设立规则来补充完全意思,例如,我去食堂吃饭。在这个例子,其自成一句,从目前来看并没有对于这句话语境中的依赖,组合关系在这里是一个语法框架,各要素之间是并列的关系且没有语病,同时,按照第三章提到克里斯蒂娃的理论来说这是一个互文符号,因为这是一种社会实践,但是根据皮尔斯的符号三角理论,这个句子在文本中仅仅是一个代表项,而代表的对象是这样的一件事情,如果将其导入到一定的文本中,如果这个句子是在一个文本当中,那么其必然会与前面文本有一定的关系,作为交代或者结果,那么这个句子又同时出发了垂直互文性,前面提到,如果这个句子作为一个代表项,那么其解释项也就是在读者大脑中形成的印象那也就是有无数种,举个例子,这里这里的食堂或者吃饭或者我,都是皮尔斯符号三角中的代表项,而代表项所能带来的解释项也就是在读者脑海中产生的符号是非常广的,同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联想,例如,食堂,也许会让人联想到电影中或者其他小说中抑或是自己生活中的食堂,进而产生各种不同的垂直互文结果。同时,这个句子如果作为一个整体出现,那么其引导出的解释项对于不同的读者也会产生不同的印象,例如,如果是主角一人去食堂那么有人也许会觉得主角孤单,有人会觉得主角孤僻,等等。
  非自由组合搭配是指“在一定的语境中,受其他非语言因素的影响,借助一些言语手段,许多非常规现在也具有了一定的规范性,非自由组合搭配即属于此类情况。”(王铭玉,《语言符号学》,高等千亿出版社,267页)这也就是说,在很多情况下,由于一旦进入了正常言语交际,那么,很多时候能不能搭配的界限会变得模糊,并且不是绝对的,同时情况也会变的复杂。例如,一个水平的互文符号为了更好地与文本中前面的内容相照应,那么这个互文符号有可能在搭配上产生变化,比如句子是一个互文符号,那么这个句子则是由许多其他的互文符号或语言符号组成,那么如果核心的那个符号处于述位,而其他的在主位,就很有可能会出现“喧宾夺主”的现象,将句子原本的组合规律打乱来形成新的非自由组合搭配以衬托核心符号的地位。通过这样的方式,互文符号本身带有的联想性可以被调动起来,通过改变句子或者文本的搭配方式来对互文符号进行衬托。
  可以看出,组合关系作为语言符号关系的基础,其在互文符号的横向组成上提供了一些标准和规则,为互文符号进行联想提供了便利,同时也提供了一定的可变性,给予了互文符号进行调整的空间,其体现在互文符号的各个方面,与其紧密相连。
  2.2、聚合关系是指在一个言语系统中的同一位置上可能出现的相似单位(有共通之处,功能相同或者意思相近等)之间的垂直关系,或者是指同一位置上有联想互通性,记忆性的单位。聚合关系也称联想关系,其各种要素为不在场的,抽象的。聚合关系可以更好地去分析互文符号,因为互文本身就是一种联想,或者记忆,同时也是一个相近功能的单位去替代另外一个单位,同时聚合关系是那些单位或者要素在未出现的情况下就被联系起来的。相对应的,互文关系按照克里斯蒂娃的分类来看也有垂直互文性,即一个语篇对其他语篇语料的引用以及对其他语篇或者文化,共识的应答关系。互文符号中的聚合关系体现和作用主要在各个层次上,例如音位层,词位层,句位层等,聚合关系的存在对于互文符号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其提供了各种不在场的,联想的内容。皮尔斯曾经突出过符号的延展,如果这样来看,当互文符号本身带有垂直互文性时,那么互文符号的解释项本身就会有一个作者给予的解释项,但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解释项会应个人理解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结果,同时,互文符号的代表项本身又处在聚合关系上,代表项仅仅是一个符号的形式,其可以通过聚合和互文产生新的符号并给出一个全新的符号,这个符号又具有代表项和解释项,这个代表项又可以通过互文或者聚合,组合关系产生新的符号,那么这样来看,聚合关系给互文符号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联想空间,甚至可以使互文符号无限拓展,给互文符号注入了活力,方便并扩展了互文符号作用方式,往往能给作者所意想不到的结果。例如这个句子,如果回到10年前,科比或许仅仅只是作为球队的二当家经历了球队的又一次王朝,然而10年过后,一切都变了,他不仅为湖人又获得了两座总冠军奖杯,尤其是在个人荣誉上,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所有紫金军团的前辈。这个句子中蕴藏着很多的互文符号,跟其他的语篇和语料有着相互的垂直应答关系,“二当家”这个呼应着湖人在“OK”组合中科比作为老二的地位,这在篮球历史中可谓球迷共识,作为对文化历史的一种互文,通过聚合关系,互文符号可以轻松地表达出其中概念,例如,文中并未提及的奥尼尔所有的相关概念。“紫金军团”作为一个互文符号其指代着湖人王朝,通过聚合关系发散成很多具体的时代,具体的湖人王朝,从以前的贾巴尔,魔术师到现在的科比,加索尔,其通过聚合关系有了很大的发散。当然这整个句子作为一个互文符号,那么其所拥有的关于科比和紫金王朝的整体同篮球文化或者其他语篇的互文通过聚合关系的垂直想象性,给了读者广泛的空间,在这里,句子中的代表项是科比和湖人在这10年间的变换,对象就是其个人和球队的变化和成就,而这里的解释项尤其是给出的10年跨度期间后,很容易让人与10年间其他报导产生联想,关于科比与奥尼尔的恩怨或者10年间的兴衰等。
  3、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作为语言符号的一员互文符号,其在很多的方面与语言符号拥有着相似的地方,同时通过组合关系,聚合关系的作用,互文符号也能够更好的被理解和操作,因此,通过语言符号学来对互文符号进行理解有着更加实际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李幼蒸,《理论符号学导论》,3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2]、罗兰?巴尔特.文学符号学. 钮渊明译.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0
  [3]、孙秀丽,李增,《克里斯蒂娃符号学思想探源――克里斯蒂娃研究之二》,外语学刊,2008
  [4]、王铭玉,《语言符号学》,高等千亿出版社,200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