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经济论文>又见炊烟 2012年第6期

又见炊烟 2012年第6期

2017/4/21 3:00:00
【摘要】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从房顶升起的袅袅依依的白色炊烟了。    身居闹市,车流如洪,喧哗躁动,行色匆匆的我们很难想象那炊烟飘摇的美妙意境了。炊烟已经成了我心中的一个遥远记忆,一段清纯的童年梦境。 ...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从房顶升起的袅袅依依的白色炊烟了。

   身居闹市,车流如洪,喧哗躁动,行色匆匆的我们很难想象那炊烟飘摇的美妙意境了。炊烟已经成了我心中的一个遥远记忆,一段清纯的童年梦境。
   去年春节回农村老家探望双亲,在冬日难得的暖阳照耀下,与母亲一起嗑着瓜子唠闲嗑的时候,不经意间我提起了炊烟。母亲听到炊烟两个字后居然愣了一下,尔后竟然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慈祥、安然、恬静,与任何功利都不沾边,带着一种回忆过去的神往。母亲说农村已经很久不烧柴做饭了,哪里还有什么炊烟。现在每家用的都是蜂窝煤,以前作为柴火的棒子秸、小麦杆都直接粉碎在田地里,用作肥料效果很好。柴禾没有了,也只有用煤了。煤的价格一个劲儿地长,现在烧煤一年下来也得几百块钱呀。
   听着母亲的唠叨,我心中感到很踏实,似乎又回到了童年,看到了那袅袅绕绕的炊烟。那时的我最喜欢的一种东西就是炊烟,尤其是我家房顶上的炊烟。每当放学,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如果看到我家的炊烟飘起来了,我肯定会不假思索地快步如箭般飞奔进家,进大门便迫不及待大喊一声“妈”。因为炊烟在,母亲必定已干完农活回家了,那袅袅的炊烟就是母亲在家的妖娆信号,所以我是要喊的。如果看到没有炊烟飘摇,我则会放慢脚步走起来,因为饭还没有做,我急于回家干什么呢?况且妈妈也许在田地里还没有回来,妈妈不在的家对于我是几乎没有吸引力的。于是,走着走着我有可能掉头去田地找妈妈,或者干脆找好朋友耍去。那时我家房顶上的炊烟对我来说就是妈妈,就是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就是吸引我回家的强大动力。炊烟在我的心目中简直成了一条魅力无穷的白色纱绸飘带,成了我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美丽情结。
   那天,我和妻儿去串过年的亲戚,傍晚回家,老远我又见到了那久违的炊烟。我骑车加快速度,到家没来得及下车就问母亲,为何又有炊烟了。母亲说,你不是想见炊烟吗,正好下午煤火忘了填灭了,我想这时你们也该回来了,就用仅有的这点柴禾做一次饭,让你看看炊烟。
  我站在院子当中,看着那袅袅依依的炊烟从烟囱里缓缓地冒出来,慢悠悠地笔直向天上走着。一阵微风吹来,炊烟顿时被扭弯了,它随着微风的方向缓缓而去,逐渐扩散,漫过杨树梢,渐渐扩散得看不清了,成了氤氲的一片淡淡的云……我不知道炊烟会飘到哪里,但我似乎看到了西天的晚霞悠然地披上了一层洁白的丝纱绸,散发出更为神秘迷人的梦一样的霞光。此时,一首歌在我耳边回荡起来: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一样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