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经济论文>塔与树的缠绵

塔与树的缠绵

2017/4/20 3:00:00
【摘要】   清?道光《威远厅志》载 “大缅寺在威城(参将衙署)北门外。寺内有缅僧百余人,皆剃发,用黄布裹身,名缅和尚。卧佛寺中有塔二座,高三丈余,昔土官刀汉臣所建。卧佛寺左塔中生缅树,其枝从石缝内周围伸出,...

  清?道光《威远厅志》载 “大缅寺在威城(参将衙署)北门外。寺内有缅僧百余人,皆剃发,用黄布裹身,名缅和尚。卧佛寺中有塔二座,高三丈余,昔土官刀汉臣所建。卧佛寺左塔中生缅树,其枝从石缝内周围伸出,枝叶甚茂,塔石不崩,至晚众乌聚集欢呜于上,缅僧皆称奇焉,名日塔树,至今犹然。”

  
  傣乡佛迹
  
  佛说 一花一世界,一佛一如来。景谷古称威远,属益州,西汉元封二年建制。后因县名与四川省威远县相同,民国三年改威远县为景谷县。
  景谷县是南传上座部佛教圣地,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曾多次驾临景谷,并留下26处佛迹(佛祖脚印、手掌印),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永平仙人脚、洲岗仙人卦、芒朵佛迹。景谷大地曾修建过86座寺院,其中佛寺78所、清真寺4所,信教群众这54000人。缅寺里“啥滴”以上的僧侣,俗称大佛爷。大佛爷熟悉本民族的历史文化,是一寺之主,也是傣族文化的保留者和传播者,受到傣族群众的崇敬。历史上,傣族人民的文化传授,以缅寺为中心。每年傣历年后,成千上万来自傣族地区和东南亚信教群众前来朝拜、念经滴水、赕钱贱物,祈求佛袒保佑吉祥安康,来年风调币顺、五谷丰登。场面宏大,规模空盛。勐卧总佛寺就是傣族群众和东南亚信教群众每年前来朝拜的佛寺之一。
  
  勐卧佛寺
  
  佛说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莱今生的擦肩而过。
  勐卧佛寺建在县城边威远镇大寨的一个小山包上,到达勐卧佛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太阳正正的挂在头顶,感到闷热无比。驻足古寺门前的一刹那。心里忽然间有种奇怪的感觉。
  人生真的会有很多变数,是不曾预料的。当置身于绿树环绕的古寺外,没想即将面对着佛像的那一刻,心里一下子就充满了庄严肃穆的感觉,深深吸了口气,陡然从昏然欲睡之中清醒过来,本无求佛之心,却无端来到了佛的面前。我本凡夫俗子,只喜随遇而安,不管身在何处,惟愿无喜无悲,今天且一游之。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拾级而上,一份不自觉的释然慢慢展现,烦躁的心多了一种宁静。四周绿树满目,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着实让人惊叹。想必这古寺也有着久远的历史了,门前几棵古树,也是绿叶成荫,没有花,只有一树树单调的翠意,却很自然的让人想到生命的原色。仔细看树干上的木牌,树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这百年来,它们也曾走过意料之中或是不曾预知的风风币雨,也曾背负着历史变幻的沧桑,至今,仍然坚强的屹立不倒。身在尘世,就那样,沉默无语地接受风霜的侵蚀和洗礼,甘心怡然地接受它们既定的宿命。那一刻,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感动。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今天不期然的站在这里,游览古寺、聆听晨钟暮鼓之声,怕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吧!
  古寺大门打开的刹那,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氛便扑面而来,心灵立即受到强烈的震撼。不由自主的跨步进去,映入眼帘的一个红色沙石铺成的广场。一抬头,传说中的猛卧佛寺双塔就映入了眼帘。双塔建在大殿前方左右两侧,南北向并列。双塔傣语称“梅赫窝广猛”(即树包塔)、“广猛赫窝梅”(即塔包树),俗称树包塔、塔包树。
  树包塔塔基为红砂石,方形的亚字形仰莲复莲多层达式须弥座,每方4米,基石上有俘雕图案,四角有4个大力士石雕作塔柱支撑,塔身上部为青砖竖砌连环圆柱。树包塔为6层,高1074米,塔包树的高度仅有树包塔的2/3,72米,上部是圆弧形,塔刹已被人树代替,曲塔之间相距大约30米,树高约塔的2倍奴塔塔身上雕有天种、佛祖、普萨等佛人物以及狮子、飞龙、孔雀、马鹿、葵花、葫芦、芭蕉叶等动植物花卉泞雕。
  试想 树中足不会生塔的,而塔中长树,树长大之后又把塔包佳,形成树人塔小,不仅是中国少见,恐怕世界!也是仪有。小小的菩提树种发芽生苗,长成小树,因菩提树为佛家神树故总留荇,这个时期是塔包树。后柬,小树长成人树,大树又把它的须根向塔底大地蔓延,尽管始终没有落到人地,但须根毕竟长粗、长大,并紧紧地缠住塔身,而塔还是原来的塔,于是古塔就渐渐被榕树包了起来,形成树包塔奇观。塔包着树,树包着塔,结成了一个坚强的实体,塔就是树,树也就是塔,站存塔前,已经尢法分辨出究竟是塔包树还足树包塔、大树将塔愈抱愈紧,今大来石,宛如塔力树建,树为塔身,形成塔树浑然体的天下塔中绝景在中午的阳光中,塔身金光熠熠,菩提银新烨烨
  抬头仰望,眼前究竟是一摩塔,还是一棵树,塔中何树,树中生塔、塔身若金刚,威严肃穆,普提树则一柱擎大,吉铜色,显出倔强的神态。紧紧裹住塔身。树翠宽而长,如飞瀑坠地,让那塔沐浴其间,塔基处,根须流入塔中,隐匿不见塔孕育了树,树护卫者塔,这是一种典型的傣族式智慧,史是景谷的一个奇妙景观。四百多年来塔中树几乎没有可能直接从塔底土地中得到养分但仍青葱翠绿,枝繁叶茂、参天挺拔。
  
  塔与树的缠绵
  
  关于勐卧佛寺双塔的来历民间有这样的传说,佛寺建成后,在大殿前修建双塔。塔即将建成的一个吉夜,士司和建塔主墨同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观音菩萨带着释迦牟尼的舍利子腾云而末,在双塔中央放下舍利子唇,飞天而去。时隔不久,双塔备长出一棵菩提树,逢风调币顺,吸日月精华,日复一日,塔树盘根缭绕,相包相依,枝叶繁茂,耸入云天,形成了被称为塔林一绝的塔包树树包塔奇观。
  然而,这世间稀有的树包塔仅有两座一座是景谷勐卧佛寺双塔,另一座是位于芒市的树包塔――“姐列塔”。
  芒市的树包塔被傣家人观为“爱情塔”,似乎与爱睛有关。
  相传清朝年间,皇帝在民同选美,土司领地也接到了圣旨,经过认真挑选,选中了姐列寨的罕伦姑娘。罕伦年方二八,像清泉一样纯洁,鲜花般美丽。但她已经有了山盟海誓的情人――岩吞,是芒杏寨的勇士,他俩在泼水节相识,并以丢包定情。罕伦入选后焦虑万分,连忙用榕树叶修书一封,让鹦鹉稍给远在边关征战的岩吞。岩吞接到树叶信,连夜骑象返回家乡。他赶到姐列寨时,村民们正在为葬身荷花他的罕伦举行葬礼。伙伴们按风俗将她打扮得像出嫁的新娘,灵柩旁摆满了各种鲜花。岩吞见状,悲痛万分,拔刀自刎。乡亲们被他俩坚贞的爱情深深打动,于是将他俩合墓而葬,并打破常规,在坟上建了一座爱情塔。鹦鹉失去主人,天天飞到塔顶啼叫。它衔来一粒榕树种子,播在塔缝中。天长日久,榕树生根发芽,慢慢长大,于是形成了今日的树包塔奇观。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清风去浮躁

下一篇:知道 2010年第11期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