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经济论文>慕尼黑看急诊

慕尼黑看急诊

2018/2/12 3:00:00
【摘要】   今年4月,我们老两口随旅行团赴欧洲10国14日游。首站意大利,途经奥地利等国,众人玩得兴致勃勃。可是到了德国的慕尼黑,同行的朋友阿惠突然感到腹部不适,恶心想吐。晚饭时,她精神也不振,趴在桌边不想吃...

  今年4月,我们老两口随旅行团赴欧洲10国14日游。首站意大利,途经奥地利等国,众人玩得兴致勃勃。可是到了德国的慕尼黑,同行的朋友阿惠突然感到腹部不适,恶心想吐。晚饭时,她精神也不振,趴在桌边不想吃东西,大家以为阿惠平日肠胃不太好,可能吃得不合适,饿一顿也许会好些,就没有力劝。晚上“大巴”把我们拉到慕尼黑远郊区的一家旅馆,我们几家分住在3层相邻的几个房间。安排停当,嘱咐她吃点自备的药,看着她躺下,就各自回到房间去休息。

  半夜两点多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诧异地穿衣开门,阿惠的丈夫一见我就急切地说:“阿惠拉了一夜肚子,现在有些虚脱,她很难受,怎么办?”我们跑到阿惠的房间,只见她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脸色苍白,全身发抖,一见我们,喃喃地说:“我难受得很!过去闹肚子从来没这样,哎哟,我要疼死了……”我想给她量量体温,一摸她的额头,凉得冰手,满头汗水湿漉漉的,我拉她的手想摸脉时,阿惠惊骇地发现:“我两只手都发僵了,手指头都伸不直了,肚子也发僵。”异国他乡,语言不通,我们决定叫醒导游,设法去请医生,可是我们都没记住导游的房间号,只好分头去找。我们急匆匆的脚步声,“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不少房客,可还是没找到导游。阿沛急中生智,跑到楼下请来大堂值班,对着这个德国人连说英语单词带比划,我的丈夫用英语向他说明客人病情很重,要请医生,他看见阿惠的情景,似乎听懂了,用英语说了一句“doctor”(医生),回大堂打了急救电话。
  过了大约5分钟,就带着4位身着橘红色制服的紧急救护医生来到阿惠的房间,一进门简单询问病人病情后,就开始量血压,听心肺,又看了阿惠所服的几种药,然后给她打了一针。见她稍微平静了一些,医生把阿惠小心翼翼抬上救护车,我的先生作为临时翻译也随同前往。
  我们在旅馆焦急地等待,天刚蒙蒙亮,忽听门外有脚步声,原来是阿惠的丈夫搀着她回来了,看她气色比原先好多了,大家这才放心。我的先生告诉我们,急救医生把阿惠送到20分钟车程的一家名医院。那几位救护医生就径直把病人推进急诊室,交给值班医生。急诊大夫可能知道是外国游客,询问和听诊都特别耐心,他作了一系列检查后,开出了相关的化验单。根据化验结果,给阿惠输液治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治疗,阿惠的症状也渐渐得到缓解,情绪稳定许多。医生说,阿惠病情不太严重,腹泻可能是地域气候不适应引起的,可能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水土不服!他建议病人留院观察一天,先生告诉他,旅行团后面旅程还很长,病人语言不通、人地两生,他才让签字放行。为了加强疗效,医生又给阿惠输了一瓶药。整个看病过程没有繁琐的手续,当我们拿到单据要交费时,连同紧急救护和急诊治疗的所有费用才只是70多欧元,要知道在那里一斤西红柿还要3欧元呢。同游的国内旅伴听到这件事也为德国快捷的医疗体系、人性化的服务和合理的价格赞叹。
  此次欧洲旅游给我们每个人留下美好的印记,而急诊的经历更会让我终生难忘。
  
  (责编:孙 展)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