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科学论文>仰望父亲 2012年第7期

仰望父亲 2012年第7期

2017/4/20 3:00:01
【摘要】   我们都曾不止一次地仰望过星空,遥望其浩瀚无垠,博大深邃;我们都曾不止一次地仰望过高山,信服其伟岸挺拔,坚韧峻砺。但是,又有谁真正仰望过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父亲?感恩其赐予我们生命,回报其赋予我们智...

  我们都曾不止一次地仰望过星空,遥望其浩瀚无垠,博大深邃;我们都曾不止一次地仰望过高山,信服其伟岸挺拔,坚韧峻砺。但是,又有谁真正仰望过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父亲?感恩其赐予我们生命,回报其赋予我们智慧,我总觉得我的父亲就是我心中望之无崖的永恒星空,就是我心中景而仰之的千仞高山。

  父亲去世的那一年,我18岁。从1岁到18岁,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上小学到读高中,我是在仰望着父亲黝黑而偶有笑容的面孔,是在仰望着父亲忙碌而疲惫的身影中长大的。我出生在吕梁山南端,乡宁县关王庙乡的一个小山村。连绵不断的大山包围着我们的村庄。那时全村人都过着“人饮泉中水、牛耕山上田”的艰辛生活。从小我在山下,看惯了父亲在山上放羊砍柴、开垦荒地挥汗如雨的忙碌身影;我们家有一棵核桃树,树围在5尺左右,树高近20米,树冠很大。村里许多年轻人都“望树兴叹”,不敢攀爬。每到核桃收获的季节,总是父亲攀援在树上,手挥2米多长的木杆子打核桃。我在树下,看惯了父亲在高高的树杈间腾挪跳跃的矫健身影;我们家当年有两孔石窑,人住一孔,牛住一孔。没有院墙,更没有大门。院里养着猪,喂着鸡,可谓人畜和谐的“美丽家园”。晨曦中夕阳下,我在院子里,看惯了父亲站在房顶远眺天际的从容身影……
  我最后一次仰望父亲,是1983年10月的一天,当时我正在乡宁县第一中学高中复习班读书,在为实现我的大学梦而日夜苦读。突然父亲捎信让我回家,遵从父命,我急急忙忙向老师请了假,从学校往家里赶。当我步行20公里山路,走到岭西大队王家凹村附近,走进父亲正在为武家河大队创办村级煤矿的工地,走进父亲临时休息的那间石砌的小房子,我看到父亲蹲在炉火台上,嘴里叼着烟斗,面沉似水,一脸的严肃。我站在炉火旁边,仰视着蹲在炉火台上的父亲,等待父亲发话。父亲沉思片刻,俯视着我说:“娃,我供不起你上学了,你验兵去吧!”说着说着,父亲的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上的皱纹流到腮边。那一刻,我注视着父亲的脸,看着挂在父亲脸上的两行眼泪,我知道父亲伤心极了。这是我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刚强的父亲掉眼泪。我知道,那两行眼泪是父亲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是想让儿子实现大学梦而不能所流出来的伤心、自责、无奈的泪水,更是父亲长期积攒在内心的对儿子充满期望和关爱的泪水。那几年,家里太困难了,父亲咬牙供我读高中、上复习班,做梦都想让我考上大学。如果有一点儿奈何,父亲是断然不会让我放弃读书的。我的心颤抖着,双手上前紧紧扶住我的父亲。我怕我的父亲过于伤心,连忙安慰,谎称自己早想当兵。接着,哥哥便领我去乡政府报名参军。在县人民医院体检时,我因视力不好被淘汰。当兵不成,我直接回到学校,继续高考复习,但心里已多了一层负担。过了一个月,哥哥捎话让我赶快回家,说父亲病重。我急急忙忙赶回家,父亲已经去世。听哥哥讲,父亲在创办武家河煤矿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生产的煤卖不了,仅有的七八个工人的工资也发不了。父亲心急如火,一连好几天没有合眼,东凑西借,又急又累,病倒了。是哥哥和我大姑姑家的儿子,一同把我父亲用平车送到邻近的尉庄乡卫生院,找到名望较高的王大夫。王大夫仔细地给我父亲把脉、听诊之后,开了些药,说还是回家去养吧。谁也料想不到,从卫生院回到家的第二天早晨,父亲吃完药,精神稍好些,到院子中扫院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便撒手人寰。我伤心至极,悲痛不已,好些天跪拜在父亲的灵前,一边哭,默默的从内心里向父亲呼喊:“爸爸啊!儿子多想考个大学让您看看呀!您怎么就急急忙忙走了呀!”就这样,年仅62岁的父亲没能等到我上大学的那一天,带着深深的遗憾走了。在我上山西师范大学期间,常常想起我的父亲,不知多少次一个人背地里偷偷掉泪。
  到现在,父亲的身影,不时地在我脑海中映现,使我由时时思念父亲,进而常常思考父亲,心目中更加钦敬父亲。在潜意识里,我一次次地将已为人父的我和我的父亲做纵横对比,倍感汗颜,在羞愧中多了几分清醒,在思念中多了几分崇敬,深切地感到父亲身上有许多值得我辈及后人仰望效仿的德操示范。
  父亲的孝行,让人仰望。小时候村里一些大人常在我面前讲:“你父亲真是个孝子。”给我印象深刻的是父亲对我奶奶的饮食起居特别在心。我奶奶生有四子二女,四个儿子名字中都带有虎字。老大孟虎,父亲排行老二,取名良虎,老三根虎,老四银虎。他们兄弟四人,个个体格壮实、性情刚烈,可说是我们那个山村里的一群“老虎”。奶奶可谓“虎妈”,但性情柔顺。我的父亲、我的“虎爸爸”,时时处处依着奶奶,听话、温顺。爷爷去世后,奶奶一个人住在四叔家的一孔小窑洞里。父亲为了使奶奶活得心气顺、活得有精神,过段时间总要给奶奶买些好吃的,每天再忙都要和奶奶说会话,在精神上抚慰奶奶。如今我辈在对待长辈上重视物孝多,倾注精神少,致使孝心物化。其实孝行一刻也离不开心灵的交流和精神的安慰。父亲的孝行,对我们后辈人影响很深。姐姐出嫁后,每当我听到别人夸奖姐姐孝敬公婆的话,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脸上感到很光彩。父亲在世时,每年清明,引领家族男人上坟祭祖,心态虔诚,行止敬重。每到一个坟头,父亲都要添一抔土,都要给我们讲一讲上辈人的业绩。现在想来,父亲不仅表达的是他敬祖感恩的心,更多的是希望我辈及后人在精神上传承家风和孝道。在我爷爷的爷爷的父亲坟地上,立有一座清光绪33年建造的碑楼。碑楼上刻有一副对联。上联:深恩堪裕后,下联:至孝在尊亲,横批:追远。我想这肯定是我们家族的良风美德,是影响了父亲一生的传统孝文化。(节选)
  黄昏剪影... ..
  夕阳下,一些美丽的瓢虫,爬上收获后干净的麦秸的茎杆。滋味很浓的收获,已随着隆隆的机器声越走越远。
  父亲很有气度的走向夕阳,走向乡下静谧的黄昏,走向收获后的祥和。
  年老的父亲,无需再用焦灼磨他的镰,饱满的新麦正在粮仓里昏昏欲睡。父亲像油画中的拾穗者,昏花的目光,一遍遍搜寻遗落在田间的一种心驰神荡。
  六月乡村的黄昏,广袤的土地像刚刚生产完婴儿的产妇,几多安谧、几多满足。牧归的羊儿从父亲身边走过,高一声低一声的咩咩着问候;红红的夕阳红红的句号——灿烂,写完了今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