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科学论文>财政透明度的研究述评

财政透明度的研究述评

2017/4/22 3:00:01
【摘要】   摘要: 随着金融危机、政府危机的爆发,财政透明度的重要性日趋明显。本文主要从财政透明度的含义、财政透明度的构成要素及测量以及财政透明度的意义等三个方面对其国内外研究进行梳理总结,指出其贡献和研...

  摘要: 随着金融危机、政府危机的爆发,财政透明度的重要性日趋明显。本文主要从财政透明度的含义、财政透明度的构成要素及测量以及财政透明度的意义等三个方面对其国内外研究进行梳理总结,指出其贡献和研究的不足之处,并提出了关于财政透明度的尚待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Abstract: As the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government crisis burst, the importance of fiscal transparency is clear. This paper reviews critically the previous research at home and aboard from the definition of fiscal transparency, fiscal transparency indices and measurement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fiscal transparency, then points out its contribution and research deficiency. Meanwhile,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e further research.
  关键词: 财政透明度;信息公开;研究综述
  Key words: fiscal transparency;information publicity;critical review
  中图分类号:F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2)20-0175-03
  0 引言
  随着经济发展的全球一体化,世界各国在享受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成果同时,也逐渐意识到世界经济链中其他国家的经济状况将一定程度上影响本国的经济发展,开始关注他国的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对财政透明度的呼声也日益高涨。透明度的缺失被认为是导致危机频繁爆发的重要因素[1-5]。为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2008年5月1日我国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然而与IMF推出的《财政透明度良好做法守则》相比,我国财政透明度仍有一定的差距。据国际预算合作组织(IBP)公布的2008年预算透明度的调查结果,在所调查的世界85个国家里中国排在63位,也未达到预算透明度所要求的基本标准。因此,迫切需要提升我国财政透明度。鉴于此,本文对国内外财政透明度的研究进行梳理总结,指出其尚待研究的方向。期望对丰富我国财政透明度相关理论有所裨益。
  1 财政透明度的界定
  财政透明度是一个非常抽象而复杂的概念,难以全面、清晰的加以界定,目前比较权威的定义是Kopits和Craig给出的,即财政透明度主要是指政府向公众最大限度的公开政府的结构和职能、财政政策的意向、公共部门账户和财政预算等信息。这些政府活动信息具有可靠性、全面性、及时性、易懂性以及国际比较性,以便于选民和金融市场准确地估计政府的财政地位和政府现在、未来的经济及社会活动的真实成本和收益。并从制度透明度、会计透明度、指标与预测的透明度等三个方面对财政透明度的含义进行详细说明[1]。这是迄今为止对财政透明度最全面的定义,被广大国内外学者所引用,IMF制订的《财政透明度良好做法守则》也是以此定义为基础的。
  国内学者对于财政透明度的界定基本上引用Kopits和Craig的定义,或者与其本质相同。但Kopits和Craig给出的财政透明度定义只是从范围上指出实现透明的要求而对于信息披露的对象、方式、时效等因素未涉及,更重要是缺乏对“度”的界定,这是未来研究的主要方向。
  2 财政透明度的构成要素及测量
  财政透明度是财政制度的一种表征现象,透过它的涵义也可知其涉及的范围很广泛,对其进行测量具有一定的难度。尽管透明度的研究得到了广泛关注,但关于财政透明度的构成要素的实证研究非常有限。
  Von Hagen 和Ian J. Harden(1995)[2]根据预算过程中财政部长的职责、议会程序的限定、预算的透明程度、预算执行中灵活性等特点,以财政表现的政府支出、政府赤字、政府债务等三个的变量为基础对12个欧洲国家的财政透明度进行分析。
  1998年IMF制订的《财政透明度的最佳做法标准》中,财政透明度的描述指标体系包括作用和责任的澄清;公众获得信息的难易程度;预算编制、执行和报告的公开;真实性的保证等四个维度共37个要素指标。为了适应社会经济发展,更全面的处理资源收入透明度问题和税收征管透明的问题,2007年修订的《财政透明度的最佳做法标准》在保持1998年版本的四个维度不变的情况下,增加了资产与负债管理的做法、定期公布长期公共财务报告、公有资产的买卖应公开并且大型交易应单独列出等8个要素指标。
  2001年OECD公布了《预算透明度最佳做法》,依据成员国的实际经验,从政府应该编制预算报告的种类及主要内容、预算报告中应具体详细披露的信息、预算报告的质量及完整性等三个维度共17个要素构建预算透明度的指标体系。
  2004年IBP从预算信息的发布、提交给立法机构的年度预算报告以及其他有助于分析预算政策和做法的信息可得性、四阶段的预算过程等三个维度共123个要素指标设计预算透明度的指标体系。在这123个具体指标中91个指标是用来计算透明度指数的;其他32个是关于公众参与预算过程和监督的机会的,属于描述性的指标。每个指标设定了“a,b,c,d,e”五个标准,其得分依次是100%、67%、33%、0、忽略。并于2006年对59个国家进行了预算透明度评价。随后每两年公布一次调查结果,调查的国家也不断扩大,2008是85个国家,2010是94个国家。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