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农业论文>从初中语文课本管窥民本思想之演变

从初中语文课本管窥民本思想之演变

2018/2/10 3:00:02
【摘要】   【关键词】初中课本 民本思想   【中图分类号】G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0-9889(2012)05B-0060-01   初中语文课本有几篇文章,显示了民本思想的演变。早在战国时代,思想家孟子就认识到...

  【关键词】初中课本 民本思想

  【中图分类号】G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0-9889(2012)05B-0060-01
  初中语文课本有几篇文章,显示了民本思想的演变。早在战国时代,思想家孟子就认识到民众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孟子·尽心下》第十四章有“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而为诸侯,得乎诸侯而为大夫。’”孟子“民贵君轻”的主张成为了中国民主思想的滥觞。而对于治民固国,孟子更有他独辟的蹊径。在《孟子·梁惠王下》第四章有这样的两段文字:“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两千多年前的孟子何以能有如此的高瞻远瞩,提出这样带有根基性的治国策略呢?要回答这些问题,就不得不考察孟子所生活的时代。
  孟子生活的时代是动荡不安的战国时代。当时,各大国之间“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统治者是“庖有肥肉,厩有肥马”,人民是“仰不足事父母,俯不足蓄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孟子最早提出了“民贵君轻”的主张,呼吁各国诸侯重视人民的作用;提出残暴之君是“独夫”,人民可以推翻他;强烈反对不义战争,认为只有“不嗜杀人者”,才能统一天下。孟子的这些见解和主张,客观上对人民有利,是值得肯定和称颂的。但从主观上讲,孟子的民主思想是从君主的角度考虑的,旨在让君主利用民力,不战而胜,拥有天下。《孟子·梁惠王下》中的“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的“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就是明证。所以我要说,孟子的民主是君主的民主。
  北宋的欧阳修也提出了“与民同乐”的观点。他在《醉翁亭记》中写道:“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为读者构绘了一幅滁人游乐图。“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则含蓄地表达了自己“与民同乐”的情怀。欧阳修这种朴素的民本思想与他不幸的身世和坎坷的仕途有着逻辑上的因果关系。其实,欧阳修是在为自己争民主,希望皇帝能与像他这样的直言寒士同乐。所以我要说,欧阳修的民主是他自己的民主。
  相比较而言,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无论是所抒发的胸怀志向,还是所表现的思想境界,都要比孟子、欧阳修的“与民同乐”高远一些。追本溯源,范仲淹何以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和远大的志向呢?毋庸置疑,这与他的成长历程和为官经历有密切的关系。
  据《宋名臣言行录》载:“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依,再适长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郡,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寝。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食不给,啖粥而读。”范仲淹当秀才时就以天下为己任,有敢言之名,和包拯同朝,为北宋名臣。“既仕,每慷慨论天下事,奋不顾身”。曾多次上书批评当时的宰相,“乃至被谗受贬”,仁宗时“由参知政事谪守邓州”。“仲淹刻苦自励,食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自足而已。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但究其根本,范仲淹的“忧民乐民”思想仍未脱离儒家“达则兼善天下”的匡世思想,仍未脱离个人理想主义的窠臼。
  毛泽东积极继承先哲圣贤们的思想精华,并赋予它们以时代的新意义。此由其词作《卜算子·咏梅》可窥全豹之一斑。词的上阕里的梅花,是比喻革命者。革命者在“敌军围困万千重”中,不仅是“岿然不动”,而且是“红装素裹,分外妖娆”。革命者是不会有什么寂寞愁苦的。
  下阕的“俏也不争春”中的“俏”,是指革命者之才、之美,“春”是指革命胜利的果实和革命的光荣,革命者以解放全人类为志愿,绝不是如个人主义者或民族利己者那样一心想据胜利的果实和光荣为己有。其实个人主义者、民族利己者所要争占的东西,对革命者来说,是不屑一顾的。后三句是说梅花的职责是把春天到来的消息普告世界,使一切冬眠的生物都醒过来,共同为争取美丽的春光而奋斗。待到春光普照大地,山花盛开的时候,梅花也在万紫千红中与大众共同欢乐。这就是革命者的志愿和胸襟。他“与民同乐”之用意不言而喻。只不过这里的“民”不仅仅是一地、一国之民,更是全世界之劳苦大众。
  值得一提的是,古人的“与民同乐”与毛泽东的“与民同乐”,无论是立论基础、思想境界,还是阶级目的、宗旨目标,都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是为维护封建统治、成就帝王霸业而喊出的具有改良性质的口号;后者恰恰是为推翻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以解放全人类为宗旨的,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嘹亮军号。这就提醒我们大家在学习古文时应时刻不忘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两件法宝。
  (责编 马超勤)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