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社会论文>终结孤单 2012年第10期

终结孤单 2012年第10期

2018/2/12 3:00:01
【摘要】      2010年6月,艾丽西亚·布拉德利为了给他的儿子举行一次盛大的庆祝仪式,精挑细选着可以作为家人和朋友据点的举办地。最终她选择了华盛顿州塔克马市中心的一家瓦西蒂烧烤店,她请来了儿子在大学里可爱...

  

  2010年6月,艾丽西亚·布拉德利为了给他的儿子举行一次盛大的庆祝仪式,精挑细选着可以作为家人和朋友据点的举办地。最终她选择了华盛顿州塔克马市中心的一家瓦西蒂烧烤店,她请来了儿子在大学里可爱的队友们,还有家人和朋友们。埃弗里·布拉德利,他就是这次欢迎仪式的主角,这个美国的90后男孩在当时还不满20岁。尽管只是一个大一新生,但是德克萨斯大学的每一位球员都坚定地认为布拉德利已经有了足以支撑他进入NBA的能力了。
  “你听说过吗,他们说要养大一个孩子需要花费掉一个村庄?”琼斯·布拉德利说,“但是我们的确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村庄。”
  布拉德利的姐姐和两个哥哥在那里,他在AAU(北美大学联盟)的教练,加里·沃德也在那里。但他的父亲不在那,老埃弗里·布拉德利独自生活在密西西比州。
  事实上那一年6月25日当天,大卫·斯特恩在首轮第19顺位念出布拉德利的名字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来自凯尔特人队管理层对于要选择他作为球队新秀的通知电话了。但是只要一切都还没发生,布拉德利悬着的心就一直没有落下来。而在带上了绿色的凯尔特人队的帽子时,他感到自己压抑了十年的情感终于爆发了出来。从台上走下来之后,布拉德利马上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他当时正在看直播。”布拉德利说,“他说真的非常高兴能看到我梦想成真。”
  父子情深
  在2001年,布拉德利刚刚懂得最基本的篮球技巧时,他的父母就离婚了,当时11岁的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没办法,当时他太小了,他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分开。”布莱德利的母亲说道。
  从那之后布拉德利就开始了没有父亲的生活。但是血浓于水,尽管他和父亲之间的距离横跨大半个美国,父子俩依然在努力保持着联系。两人的生日,父亲节,任何一天,只要他们有时间,就都不愿意失去任何与对方交流的机会。
  “打电话给你爸爸吧.”琼斯经常这样对布拉德利说,她也不想让儿子的成长经历中缺少其他孩子都有的东西。
  “我一直都很支持他打电话给他爸爸.”琼斯说,“即使你的父母不可能再在一起,但是父子关系依然很重要。它是让你变强的动力。”
  虽然当时年纪太小以至于布拉德利还不能完全理解母亲的话,但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
  “很显然,她(母亲)知道她不可能在生活中扮演两个角色——爸爸和妈妈。所以她总是鼓励我去和父亲保持亲密的父子关系。”布拉德利说,“她在给我灌输这样一个思想,就是一旦我们的年龄都变大了,我们的关系会因为年轻时的习惯而继续保持下去,不会被任何事破坏。”
  在布拉德利的父母还没有分开的时候,老布拉德利一直在生活中尽自己可能去做一个最好的父亲。他愿意在休息日和小布拉德利一起玩橄榄球。他回忆说,在布拉德利只有7岁时,当他们一起漫在公园,儿子突然说出了每一个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会说出的一席话。“我想要打篮球,我想要加入NBA。”
  彼时的老布拉德利随即说出了一个称职的父亲在当时应该给出的回应,“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你想做的,任何事你都能够做到。”
  重大的转变
  亲密的关系一般都会存在于父子之间,但是老布拉德利的工作剥夺了他太多与孩子们共度的时光。在退伍前,他在军队度过了22年,在部队他是空军部的一级士官长。上午他也许还在华盛顿吃饭,下午但可能就出现在了加利福尼亚。老布拉德利一直在美国的领土上做着十字交叉的飞行运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他连续四天都在那做着搜索与营救工作。
  “我总是和孩子们相距很远。”老布拉德利说,“当我不在家时,他们会告诉我,他们不奢求要一个无时无刻都在的爸爸,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得不去工作。这听起来让我很难过。”
  2001年老布拉德利和琼斯离婚的时候,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会如何影响儿子的心理和生活。
  “接受事实对他来说很困难.”老布拉德利说,“他不得不在那么小的年纪就要分配他与爸爸和妈妈的相处的时间。好在我和他在一起时,我们依然会亲密无间。”
  但是生活还是立刻就变得不同了。想想琼斯带着几个孩子从塔克马移居到了德克萨斯,在那里同时兼着两份工作有多困难。虽然很辛苦,但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她知道要确保四个孩子和自己能正常的生活下去就不得不这么做。
  “每一个母亲只是在做她们必须要做的事.”琼斯说,“因为我和丈夫不能在一起,而孩子们还要在正确的道路上走下去。我不觉得他们缺少他们想要的,即使这个家里缺少父亲。”
  琼斯继续说道,“所以,我只能埋头苦干,给他们想要的一切。你知道的,一旦孩子们慢慢长大,他们就会开始在运动鞋等方面花费更多的钱。如果不能给他们买最喜欢的运动鞋,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犯罪一样,我会觉得我欠孩子们的,他们也可能会认为这是父母离异造成的。我不希望他们这样想,所以我一直在努力给他们提供最舒适的东西。”
  不过在三年后,琼斯带着孩子们从德克萨斯回到了塔克马。当时,她已经开始鼓励小布拉德利进行篮球运动的锻炼了,不是为了儿子今后职业生涯的一个规划,只是为了他能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影响一生的教练
  当小布拉德利念八年级的时候,他参加了加里·沃德教练的队员选拔。对于布拉德利来说,在成长过程中,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沃德教练都是对他影响极深的一个人。
  沃德还记得他第一次遇到的年轻的布拉德利时是什么样的状态。当时的布拉德利还没有熟练地掌握打球最基本的技巧,但是却显现出了超乎常人的防守天赋。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在防守时宁可把人掀翻也不让对手接近篮筐.”沃德说,“他就像一个切割机。虽然很难命中一球,但是却能给其他的孩子们最具压迫感的防守。”
  在未来的两年中,沃德和布拉德利每周有四天的时间是要在一起度过的,母亲琼斯也开始注意到了沃德与儿子关系的变化。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在养育儿子的过程中,总是有不能代替父亲那个角色的局限性。
  “我不知道如何教他成为一个强大的男人.”琼斯说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他怎样成为一个令人尊重的妇女,但他是个男孩。”
  琼斯继续说道,“当我问儿子他喜欢加里什么的时候,他告诉我说,是加里为人处世的方式。他说加里从不会裹着一层虚假的外衣和你交流,没有谎言、没有如果,也没有其他任何掩饰。他很欣赏这样以诚待人的男人。”
  虽然他们的关系亲如父子,但是沃德从没溺爱过布拉德利。事实上,在球场上他们经常因为比赛中的分歧而发生激烈的争辩,一旦布拉德利也被激怒的话,他会不管身份和场合的与沃德吵起来。有一次在比赛中,一个西雅图地区球队的投手佩顿·席尔瓦(现在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几次在布拉德利的面前命中了远距离投篮,沃德随即叫了一个暂停。
  “在我们的球队中,作为一名球员发生在他们身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我因为他的失误或疏忽而马上叫了一次暂停,同时队友们在无语中走回替补席了。”沃德回忆说。
  当时他大声地冲着布拉德利喊着,像其他被激怒的教练一样。“我真不知道你在场上做什么,你要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人家正在背后踢我们的屁股呢。”沃德说道,“你最好能让他停下来。”
  而布拉德利也以同样甚至更高的分贝回应道,“教练,我已经尽我所能做好一切了,如果你认为有人会比我做得更好的话,为什么不把他放到场上?”
  沃德毫不犹豫地说道,“好吧,那你就把你的屁股留在板凳上吧。”
  在板凳上的日子对于布拉德利来说简直是度秒如年,没过几分钟他就受够了坐在场边看球却不能发力的心急如焚的感觉。他走到沃德身旁,低声地说道,“对不起,教练,非常抱歉。请让我回到场上吧。”
  “在激烈的比赛中,我们都会投入全部的情感.”沃德说,“虽然他会经常向我道歉,但事实上,有些时候我也不得不向他道歉。”
  通过沃德,布拉德利说自己学会了聆听别人的意见,并从中得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从我第一次遇见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努力挖掘我全部的潜力,而我只是在用行动回应他。”布拉德利说,“他是一个永远都停不下来的人,在他的身边激励着我每一天都希望自己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父亲的忠告
  布拉德利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决定出现在他高二时,当时他正在为是否离开塔克马的贝拉明高中并转学到拉斯维加斯的芬德利高中而犹豫不决。最初,布拉德利对转学有着很大的决心,但是当他考虑周全之后,他发现这样的决定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做。
  他告诉母亲,“你不应该在这个年纪和我一起远离家乡。或许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你可以那样做,但我现在还没有。所以,妈妈,我不想再去任何地方了。”
  但是琼斯认为,家庭不应该成为束缚布拉德利完成篮球梦想的紧箍咒,她和沃德努力着劝说布拉德利放心地追逐自己的梦想。他们知道如果布拉德利一直留在贝拉明高中直到毕业的话,那么几乎不可能得到任何一所名校的青睐,即使他有着以优秀的体育生的身份拿到任何一所大学奖学金的能力。“我怎么能让他一直留在这里?”琼斯一直在这样问着自己。
  在听说布拉德利有转学的想法之后,许多学校都在蠢蠢欲动,他们对于布拉德利的防守能力垂涎三尺。但是很多学校的邀请在沃德看来都是一些言不由衷的说辞。“他们会说,‘只要埃弗里需要,我们可以为他提供任何东西以保证他能在我们这里获得进入优秀大学的资格。’”沃德说,“那些人看似是要给埃弗里一切,但事实上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在做决定之前,布拉德利给在密西西比的父亲拨了一通电话。多年的军龄赋予了老布拉德利开阔的思路,而他给儿子的建议也非常的简单,却又非常关键。“我只是告诉他,你该长大了。”老布拉德利说。
  听到了老爸中肯的建议之后,布拉德利最终决定了离开家乡独自前往芬德利高中。大约一个月之后,他和沃德进行了分开后的第一次交谈。他对沃德说,“教练,我想我本该留在贝拉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李建廷《人力资源管理》
  • 吴晓静《财会学习》
  • 吴晓静《财会学习》
  • 廖伟旭《新西部》
  • 李民宗《数学教学通讯》
  • 高文松《牡丹》
  • 张钰姝《统计与管理》
  • 孙菲《人才资源开发》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