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体育论文>天下无贼(短篇小说)

天下无贼(短篇小说)

2018/2/10 3:00:02
【摘要】   1   老于是个贼。   三十多年前,老于还是小于的时候,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带着全家人对城市生活的殷切期盼,带着全村人甚至是全乡人对城市生活的美好幻想,怀揣着几乎是全部的家产,懵懂地来到...

  1

  老于是个贼。
  三十多年前,老于还是小于的时候,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带着全家人对城市生活的殷切期盼,带着全村人甚至是全乡人对城市生活的美好幻想,怀揣着几乎是全部的家产,懵懂地来到了这座本该不属于他的城市。
  那时的老于来到这座城市是为了求学。老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这座城市的市立大学。对于全村乃至全乡来说,这可是开天辟地的头等大事,几乎等同高中状元,这已经不再是他老于家一家人的光荣,而是全村乃至全乡的光荣了。于是老于便带着这份光荣和同乡的武青结伴来到了这座城市。顺便说一句,武青考中的不是状元,充其量也就是个贡士。武青考上的仅是市商业中专。但生活的轨迹却没有按着这个状元与贡士的方向继续发展下去,而是在一个出人意料的岔口出现了一个让人意外的转折,在不经意间,让两个同时走进城市的乡下人的人生旅途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下去。
  2
  确切地说,这个故事应该从老于和武青走出火车站分手那一刻说起。
  两个人分手是因为两个人没有考入同一所学校,市立大学坐落在城南,商业中专校址在城西。并且从情感上说,武青也更乐于早一些分手。于是,一出站台,武青便首先提出分手。
  站前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压迫得老于有点透不过气来。就像那天的天气,沉闷得密不透风。一轮毫无血色的白日,懒懒散散地挂在天际,有如一块无关痛痒的补丁。反应在老于身上,便有一种窒息感,内心有点慌,便下意识地抱紧行李。一不留神,迎面走来一个嬉皮笑脸的冒失鬼,双臂环抱,着了魔似的撞向老于。老于连忙想躲,却没躲开,正撞个满怀,险些被撞个跟头。幸亏冒失鬼手快,一把抓住老于,道了声对不起便消失在人流中。老于内心紧张,行李抱的更紧了,连声也不敢吭便急三火四地挤出了人群。
  老于一溜小跑跑到公共汽车站,刚好一线车停了过来,老于想都没想,便机械地随人群挤上去。车上已经没有空座,老于将行李放在车座的靠背上问售票员,姐,麻烦问一下,这线车是去北方大学吗?售票员说,对。其实根本不用问,来的时候老于就背熟了,出了站台坐一线公共汽车到终点便到北方大学了。老于刚要掏钱买票,售票员却从背后推他一把说,到北方大学早着呢,别在门口堵着别人上不来,往里走。老于便抱起行李又跟着人流往车中间走,才站稳了脚跟,车便开了。老于猝不及防,一个趔趄,险些跌倒。随即传来售票员清脆的售票声,老于立时有些紧张,看看左右,见没人注意自己,才偷偷将手伸入怀中。却猛地打了个寒颤,老于的内衣口袋中已然空无一物。
  老于立时便蒙了。不敢相信会是真的,再三加小心,居然还是把钱和入学通知书弄丢了。就是因为怕弄丢,临进城时,母亲特意在老于的贴身内衣上缝制了一个口袋,将钱和入学通知书藏在里面。既便是这样,老于还是时不时地用手碰一下内衣口袋,摸到钱了,才觉心安。直到临下火车还往怀中摸了一把,这才不过十几分钟,怎么就会丢了呢?老于感到浑身上下躁热,手不停地在内衣口袋中摸,抓,仿佛这样就能将钱和入学通知找到。
  突然,有人拍下他的肩头,老于一把抓住那人手腕大声喊,小偷。你还我钱,还我入学通知书。
  那人却是售票员,用力挣脱说,你这人有病啊?你说谁是小偷?老于浑浑噩噩地抱着行李嘟囔说,我钱丢了,我钱丢了,我钱丢了。售票员脸色就变了,你这人怎么回事?想坐蹭车呀?赶紧地买票。老于便猛然想到离开站台撞到自己的那个冒失鬼,便边向门口挤边大声地喊,停车——停车——
  3
  起风了。
  仅一刹那,便飞沙走石,将远处那团浓墨般地云团推了过来。公共汽车便奋力地推开风沙及空气的阻力,停在了站台。门一开,老于便迫不及待地第一个抱着行李跳了下来。
  一道闪电,紧接着一声闷雷,还没等老于搞清方向,瓢泼大雨便倾盆而至。顿时将老于浇个落汤鸡。被雨水一浇,老于彻底清醒了,眼泪便喷涌而出,伴着雨水流了满脸。
  许久,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老于抹了满脸的眼泪和雨水,看准一位年长的大爷迎上去,问明白火车站方向,抱起行李向火车站飞跑。老于知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地赶到火车站,找到那个冒失鬼。
  火车站站里站外的人流依旧熙熙攘攘的,老于瞪大了眼睛,里里外外,楼上楼下不知道跑了多少趟,腿都跑细了,天都跑黑了,冒失鬼的影子也没见到。直到又饿又乏,实在没力气了,才颓唐地蹲坐候车厅的一个角落里。不远处,一位带孩子的年轻母亲正在给孩子喂茶叶蛋,茶叶蛋的香味儿凫凫地飘了过来,将老于的眼神也吸引了过去,勾得腹中更加饥饿难耐。老于用力咽了口唾液,把脸扭向一边,却被一个乞讨的小乞丐吸引住了。小乞丐约有十二三岁,一脸污浊,边吃半根讨来的香肠边向候车的旅客伸出脏兮兮的小手。老于便有一种冲动,但起了起身硬是没好意思付诸于行动。
  正自犹豫,突然有个人扔过来一元硬币。老于的脸就红了,连忙低下头,内心百感交集,说不出是啥滋味。只是人一旦到了饥寒交迫的窘境,也就无所谓什么自尊了。怯生生地偷看那人已经远去,便急忙伸手去捡。手指还没碰到,猛地窜上来一个人,一把将老于推倒,伸手拾起硬币。待老于爬起来一看,推他的居然是那个小乞丐。
  小乞丐横眉怒目,将硬币高高抛起,又一把接住,挑衅般地问,小子,你是哪来的?
  老于气急,没想到连个小乞丐也敢来欺负自己。便拿出想打架的架势,你管我是哪来的!快把钱还我。不料小乞丐年纪虽小,气势却一点儿也不小,握紧一双小拳头说,哎呀,今天还碰上吃生米的了,小爷今天就教训教训你。挽起袖子便扑上来。
  很快打斗声便惊动了铁路警察,两名警察迅速赶过来。小乞丐眼尖,看到警察便迅速地抽身钻进人群中溜之大吉。老于虽高小乞丐一头,刚才厮打竟然硬是没占到啥便宜。正感晦气,警察便到眼前,一看老于这副模样,还以为是小混混们斗殴,也不听老于解释,不由分说,提起老于的行李就把老于撵出候车室。
  老于又羞又气,却又无奈。但见眼前长夜漫漫,霓虹耀眼,竟然找不到一寸立锥之地?
  正在彷徨,小乞丐不知又从哪钻了出来,身后还领来两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乞丐。小乞丐用手一指老于,就是他。两个青年乞丐便凶神恶煞般地扑上来,一人架起一条手臂,连打带骂架起老于就走。小乞丐一把夺过行李,照着老于的屁股踢了一脚说,还想跟我斗。老于连反抗的欲望都没有了,便一声不吭地任两人架走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李建廷《人力资源管理》
  • 吴晓静《财会学习》
  • 吴晓静《财会学习》
  • 廖伟旭《新西部》
  • 李民宗《数学教学通讯》
  • 高文松《牡丹》
  • 张钰姝《统计与管理》
  • 孙菲《人才资源开发》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