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体育论文>守望桃花源的诗

守望桃花源的诗

2017/4/21 3:00:01
【摘要】   《一江诗情入洞庭》的作者罗鹿鸣还是在大学时代就小有诗名。1984年7月,鹿鸣大学毕业主动请缨前往青海支边,又由青藏高原重归故里,广袤的青藏高原和遥远的江南故乡扭结在一起,催生了他的许许多多诗篇;从...

  《一江诗情入洞庭》的作者罗鹿鸣还是在大学时代就小有诗名。1984年7月,鹿鸣大学毕业主动请缨前往青海支边,又由青藏高原重归故里,广袤的青藏高原和遥远的江南故乡扭结在一起,催生了他的许许多多诗篇;从此,鹿鸣的诗和他的人生一道走向丰富和成熟。诗人匡国泰在论及鹿鸣的诗歌时,认为就是这段远赴青海支边的人生经历,使鹿鸣的乡土诗多了一些风尘与真挚,他泪水里的故乡,是青草池塘,是亲人的低语,是袅袅炊烟,是心灵的萤火虫,是白日梦。

  收在这本集子里的诗共分七辑,分别是:守望乡土;行走远方;流落在城市;亲情芬芳;爱意无限;桃花源里可种诗;一江诗情入洞庭。从这些作品里,我读到了真诚,读到了性情,读到了扰攘红尘中那颗宁静的心,读到了植根于泥土的文化理想,读到了由小我而大我,由私情到博爱、由乡域到祖国的升华。几年前,鹿鸣赴常德任职,在洞庭湖畔,在桃花源里,他似乎找回了雪藏在青藏高原的诗情,找到了让他的诗歌发芽的园圃;他激情满怀地和诗友们组建常德市诗歌协会,主编《桃花源诗季》,推动建设“桃花源诗群”,以其对诗歌的虔诚和奉献,希望“在洞庭之西/扯起桃花源的帆/歌唱着/走向大江大海”。
  鹿鸣的诗紧贴大地,常常散发出泥土的芬芳;他的诗关切现实,是对日常生活的审美发现和艺术创造。近年来,不论是汶川之痛,还是舟曲之殇;不论是南方冰灾,还是云贵久旱;都深深地拨动了诗人情感的琴弦。如《冰灾之春》:小草用柔弱的手/突破/百年不遇的冰冻筑起的/白色恐怖/从撕开的缺口/迎春花/率先吹响冲锋号/蜂涌而入/百花的队伍……在南方特大冰灾之后,诗人发现小草、迎春花这些平凡而朴实的力量,在冰雪肆虐之后,又顽强地吹响了春天的集结号。诗人的根深深地植入土地之中,与底层社会的生命一起感受阳光,一同抵抗黑夜;“黑/泊我入梦/黑黑的/波涛汹涌/淹没了颠簸一天的白帆/葬日月星辰于海口之中/黑/摇晃我孤榻/晕晕的/想像/呕吐一地/辗转难眠/谁动了芳心/窗帘/被谁拉得越来越紧/春天来敲门/叫不醒/沉沉睡去的黑土地……”诗人不管是行走远方,还是流落在城市,心灵的憩园永远是他的故乡,守望乡土是诗人一生的信仰。乡味,乡意,乡思,乡愁,乡情;梅雨,田园,池塘,田埂,小溪;都是诗人心中跳跃的音符,日日夜夜婉转歌唱。流落在城市里的诗人,总要去乡村找寻童年,找寻那种单纯和静谧,来抵抗日益商业化喧嚣的日子,如《青蛙进城》、《鸽群,飞越城市》、《打麻将》。在诗集中,除了对日常生活的歌吟,也有对历史的回溯,如《红西路军颂》;也有对生命的哲思,如《发吟》;更有对亲情、爱情、友情的赞美,如《母爱》、《父亲》、《祭兄》、《二十二道山梁》、《致友人》、《风筝》、《瞬间》、《等》、《请不要轻言放弃》;这些诗篇情浓意深,是不可多得的佳构。
  鹿鸣的诗清新自然、情韵绵长。读完这部诗集,掩卷沉思,不难发现就整体风格而言,鹿鸣的诗语言清秀雅致,感情平和舒缓,喜用口语化的表达方式。你读他的诗句,很难想象它是经过青藏高原的严寒雕塑过的,只有江南的烟雨常年浸润,山涧小溪周年淘洗才能进入这种神清气爽、陶然怡悦的境界。在这部诗集中,洞庭岸柳、沅水晨光、湖畔芦苇、缤纷桃花,构筑出风光旖旎的桃源世界。诗人的触角是敏锐细腻的,他在《沅水晨光》中写道:那几棵傲然于岸的杨树/不自量力地把太阳举向天空/出人意料地成功/那出手神速的捕鱼人/竟一网把太阳打尽/哪知调皮的霞光/早已逃之夭夭/只留下鱼鳞波光话说江湖。还有《苇客》:苇客试图用一顶草帽/掩盖躲闪的眼睛/一个劲地挥着那把弯镰/要把大地的脸/剃刮干净/芦苇/是大地的胡须/上面挂满了白绒绒的光阴/倒下去是一秋/站起来又是一春。这些诗意象清新且充满了强烈的画面感,真正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情景交融意境。在诗集中,诗人的感情并非无节制地一泻千里,而是像老酒一样醇厚绵长。在纪念诗人李富军时写道:桃花才落/桃子才挂果/油菜花刚刚开过/油菜籽刚刚收割/你的生命悄然跌落/桃花明年还红/油菜花明年还黄/明年/你在哪里复活……即使是在祭亡兄的诗中,仍然是深沉舒缓的情思:悲哀的阳光/看你最后一眼/你便凋落在/流泪的艳阳天/一万个日日夜夜/滑落二十八级台阶……去年清明/你去看祖先/今年清明/我来看你/你就在我眼前/我就在你身边/那一坯无情的黄土/让你我咫尺天涯。鹿鸣的诗这种细腻舒缓的感情,总让我觉得台湾诗人郑愁予影响了他。
  说起鹿鸣的诗,和他正在倾力建设的桃花源诗群,不能不提到昌耀。昌耀是湖南桃源人,1955年响应“开发大西北”的号召前往青海支边,鹿鸣与他有着相似的人生体验。当然,昌耀在青海所经历的人生困境和磨难是独特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成就了昌耀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的地位。将昌耀的诗与鹿鸣的诗对读,显然,昌耀那种冷峻、雄浑的美学特征,那种深刻的孤独感,那种极力抗拒流俗的语汇、喻象的写作姿态,都是值得鹿鸣深思与学习的。在鹿鸣的诗集中,一些诗篇让人觉得过于纤细绵软,少了些质感和力度,这是在青藏高原的荒野上历练过的汉子值得警惕的。我注意到了鹿鸣曾说过,不可超越和不可复制成就了伟大的昌耀。当然,我无意苛求鹿鸣做昌耀第二,鹿鸣永远是他自己。
  在追求GDP的文化消费时代,在金钱宰制人心、欲望喧嚣的世俗中,愿鹿鸣恒久守望自己的文化理想。
  责任编辑 欧 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王洪礼《机械工程师》
  • 刘恒宇《学理论》
  • 周鑫鹏《安徽农学通报》
  • wuting《新疆农垦科技》
  • 丁发根《深圳中西医结合》
  • 马琳《美术界》
  • 刘英《实用预防医学》
  • 郭志强《河南千亿》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