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体育论文>中国英语学习者与本族语者使用情态动词“must”的对比研究

中国英语学习者与本族语者使用情态动词“must”的对比研究

2017/4/20 3:00:01
【摘要】   摘要:本研究采用语料库语言学方法,系统分析了中国英语专业二年级学生议论文写作中情态动词must的使用情况。研究发现,中国英语学习者与本族语者在情态动词“must”的情态序列运用上存在一定的差异。英语情...

  摘要:本研究采用语料库语言学方法,系统分析了中国英语专业二年级学生议论文写作中情态动词must的使用情况。研究发现,中国英语学习者与本族语者在情态动词“must”的情态序列运用上存在一定的差异。英语情态动词教学不应孤立地讲授情态动词的语法结构,应把文化对比、情态序列、语用功能等融入教学中。

  关键词:情态动词must;语料库;对比分析
  一、引言
  由于英语情态动词是英语语法系统中最重要又是最艰难的一个领域(Palmer 1979),因此一直受到广泛关注(如Aijmer 2002;Biber et al.2000;Coates 1983;Halliday 1994;Hunston 2004等)。根据各个情态动词的句法语义特征,Coates(1983)把英语情态动词分为四个语义类。其中,情态动词 must可以用来表达义务/必然性情态意义。从句法特征看,情态动词常与助动词和实义动词结合,构成“主语+情态动词+助动词或实义动词”的情态序列(modal sequences)(Hunston 2004)。
  情态意义主要包括根情态(root modality)和认识情态(epistemic modality) 两大类(Coates 1983)。认识情态表达说话人对命题真假的确定性,根情态表达说话人感觉到的义务、允许履行的行为或实施某一行为的能力。情态动词must能实现这两种情态意义。《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七版)》(Hornby,2009)收录了其作为情态动词的三个词义,即:①(表示必要或很重要)必须(used to say that sth is necessary or very important sometimes involving a rule or a law));②(表示很可能或符合逻辑)一定(used to say that sth is likely or logical)。③(提出建议)应该,得(used to recommend that sb does sth because you think it is a good idea);其中,①和③可视为根情态,②则是认识情态。在表达根情态和认识情态意义时,情态动词must具有不同的句法表现,可概括如表1(Coates 1983)。这些句法特征有利于笔者对情态序列的手工分析。
  表1.情态动词must表达根情态/认识情态意义时的句法表现
  在英语议论文写作中,情态动词的恰当使用能有效地反映说话者的看法和态度。然而,前人的研究表明二语学习者在跨文化交往中对英语情态动词must的使用存在一定的困难。
  二、文献综述
  国内外对学习者英语情态动词的习得情况进行了广泛的研究。Aijmer(2002)发现,与英语本族语者相比,瑞典、法国和德国的二语习得者都过度使用了大部分的情态动词(包括must)。刘华(2004,2006)研究发现,中国英语专业高年级学生过多使用情态动词,尤其倾向于使用高度情态动词[2]must来表达集体主义精神、个人责任感等。梁茂成(2008)发现中国非英语专业大学生议论文写作中情态序列呈现两方面特点,即在情态动词(如“must”)前过多使用人称代词作为情态动词短语的主语,而在情态动词后过多使用动态动词及动词的主动语态。谢家成(2009,2010)以情态动词must为例,通过检索自建的学习者英汉平行语料库,发现中国英语专业学习者较多使用情态动词must的义务情态意义及其情态序列,认识情态意义及其序列的使用频率相对较少且错误较多。
  综上所述,对中国英语学习者使用情态动词和情态意义的研究存在以下不足。首先,多数研究基于对情态动词的频率统计,并未结合情态序列,因此很难揭示二语学习者习得情态动词过程中的句法语义问题。其次,这些研究考察的是所有的英语情态动词,很少专注于被学习者严重过多使用的情态动词,如must这一类表达义务/必然性情态意义的情态动词。另外,目前对中国英语学习者的研究主要以大学层次英语专业高年级学生和非英语专业学生为对象,中国英语专业低年级学生写作中情态动词的使用情况尚未得到足够的关注。
  三、研究设计
  (一)研究问题
  基于上述分析,本研究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1)中国英语专业二年级学生在议论文写作中是否过多或过少使用情态动词must来表达义务/必然性情态意义?
  2)情态动词must的过多和过少使用是否体现在“主语+情态动词must”及“情态动词must+动词”两个情态序列中?
  (二)语料
  本研究通过对比分析学习者语料库与英语本族语者语料库来揭示学习者议论文写作中情态动词must的使用情况。学习者语料库的语料来自国内某外语院校英语专业二年级学生[3]优秀作文总辑里的议论文,规模约为40000字词。本族语者语料库的语料则是LOCNESS中英语本族语大学生议论文。笔者把美国马凯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的学生议论文提取出来并以独立文本存放,规模约为54000字词。虽然自建的学习者语料库规模较小,但具有一定的可比性(表2)。
  (三)研究工具与语料分析方法
  研究工具主要为WordSmith (3.0版本)里语料库检索工具Concord。该软件能在两个语料库中检索出情态动词must的总出现频数、句中位置和语境信息。然后换算为标准化频数(按每100,000词计算),就可以确定学习者是否过多或过少使用情态动词must。
  接下来,笔者先观察了“主语+情态动词must”这一情态序列的使用情况,统计出有灵主语和无灵主语的使用频率,可看出学习者是否存在偏好使用有灵主语尤其是人称代词的趋向。然后,笔者再观察了“情态动词must+动词”这一情态序列的使用情况,分别统计出动态动词和静态动词的使用频率及在must后使用频率最高的动词。这样,可确定学习者是否在情态动词must后倾向于过多使用动态动词。最后,笔者将统计出主动语态和被动语态在这一情态序列的使用频率,以便更全面地观察学习者情态序列的使用情况。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张义《内蒙古石油化工》
  • 钱厚勤《数学学习与研究》
  • 贺昌坤《》
  • 贺昌坤《中国民族博览》
  • 唐亚丽《世界中医药杂志》
  • 张莉《广州化工》
  • 张康妮《青年时代》
  • 周亚娟《千亿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