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体育论文>恶言 2012年第21期

恶言 2012年第21期

2017/4/22 3:00:01
【摘要】   最开始,没有人把杜马涛的话当一回事。他有一个万事通的表弟,知道学校里很多男生女生的八卦。当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杜马涛就会神神秘秘地说出那个经典的开场白:“听我表弟说……”   “听我表弟说,陈...

  最开始,没有人把杜马涛的话当一回事。他有一个万事通的表弟,知道学校里很多男生女生的八卦。当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杜马涛就会神神秘秘地说出那个经典的开场白:“听我表弟说……”

  “听我表弟说,陈晓婷最近很晚回家,不知道和谁出去鬼混,昨天被她老爸发现了。”杜马涛对我们说。
  那天上午,陈晓婷没来上课,直到第三节课才出现。进门后,她一直低着头,长发盖着脸,老师叫她抬起头,她才很不情愿地把头仰起来。让人惊讶的是,她的脸上有一块很深的淤青,看起来像是人的手掌印。我回头看杜马涛,他发现我在看他,立刻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一整天,陈晓婷都表情呆滞无精打采。我的同桌叫孙芹,和陈晓婷是好朋友,连她也不知道这件事。
  这下,很多人都相信杜马涛的八卦故事了。他正得意地炫耀,忽然整张脸痛苦地扭在了一起,随后他张开嘴,喉咙深处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杜马涛站起来,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我去一下厕所。”
  杜马涛一连两天没来上课。
  中间有一天,有个男生到班上来找他。那个男生有着粗粗的眉毛,小小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我说:“杜马涛生病没来。你是谁?我帮你转告他。”
  “我是他表弟,他说要来找我,但没有来。”男生平静地说。
  我有些吃惊,这个男生竟然就是杜马涛的表弟。不过他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有些不起眼,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小道消息?男生离开前,忽然问我:“对了,我叫杜川,你呢?”
  我愣了一下:“赵宇。”
  “赵宇啊。”他重复了一遍,以一种难以琢磨的异样眼光看了看我和我旁边的孙芹。我莫明地打了一个哆嗦,好像有一股寒气涌上身。等他走后,孙芹说:“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你也感觉到了吗?”我很诧异,不过他看孙芹干什么呢?
  杜马涛回来上课的时候气色很差,脸整整瘦了一圈。医院检查没有结果,但他除了气色差点之外,说话和神态都没变。我告诉他,他表弟杜川来找过他。他皱着眉:“他说是我表弟?”
  “是啊!粗粗的眉毛,小小的眼睛,薄薄的嘴唇。”
  “确实是他,不过我们说好不让他来找我。”杜马涛笑笑,似乎有点担心。
  “放心吧,我知道你不想暴露他的身份,我没有和别人说过。”
  “这就好。”杜马涛嘟囔道。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气色慢慢恢复了。同样恢复过来的还有陈晓婷,孙芹经常下课跑去和她聊天,两个人的感情比以前还要好。
  不久,月考即将来临,我全身心投入复习中,很少参加杜马涛的八卦聊天。但每次回头,都能看见杜马涛被人围着讲各种八卦。
  月考过后,孙芹好几天没来上课。难道是生病了?我问了好几个人,大家都说不知道。我琢磨着问问杜马涛,搞不好他表弟知道呢?但这天,杜马涛来上课时,脸色发黑。他说自己老毛病又犯了,看得出他说话很困难,每说一次都要用力地吸一口气。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好像是想把他的舌头吸回去。
  正想着,杜马涛头一低,舌头贴在了桌子上,柔软的舌头像个鲜红的大蠕虫一样。我吓得后退一步,他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对我咧嘴一笑,样子有些诡异。
  几天后,杜马涛的脸瘦得更吓人了。他戴着一个大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窝深凹的眼睛。他不说话,有人问他话,他也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被人捂住了嘴。这天,课上到一半,我忽然听见“扑通”一声,只见杜马涛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怎么叫也叫不醒。我扯掉他的口罩,顿时全身一凉。
  杜马涛的嘴巴上粘着枯黄色的封箱胶带。就在我撕开胶带的一刹那,一个鲜红的东西从杜马涛的嘴里弹跳出来,竟然是杜马涛的舌头。
  杜马涛虽然昏迷,但那舌头却一直在嘴巴外面舔来舔去,舌头使劲地往杜马涛嘴巴外面钻,好像随时都会蹦出来似的。
  杜马涛在医院呆了几天,可到底是什么病,仍然查不出来。
  我们去探望杜马涛的时候,他正面对着墙壁,眼神迷离,他的舌头灵活地在墙壁上舔来舔去。
  “啊!”有人发出一声惊叫,杜马涛被叫声唤醒,露出绝望的表情,随后努力用双手去按住不停地来回跳动的舌头。忽然,我觉得杜马涛的舌头似乎比以前变长了许多。
  一周后,杜马涛回到学校,他的嘴唇周围和脸颊还有尚未消退的结痂,咧嘴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可怕。
  杜马涛的病虽查不出原因,但他一脸轻松,似乎已经有了解决办法。我忍不住笑道:“舌头的病还没好,可以说这么多话吗?”
  杜马涛耸耸肩:“想聊八卦的欲望就和这舌头一样,是控制不住的。”刚说完,他的舌头忽然伸出嘴外,但他很快把舌头吸了回去,若无其事地笑了笑。他笑起来的表情阴阴的,有点吓人。
  孙芹一个月没来上学,我实在忍不住,决定到她家去看看。在她家小区门口,我意外碰到了陈晓婷。看到她手上拿的东西,我心里一惊,觉得有些不对劲。
  果然,我在孙芹家楼下看到了一个灵堂,灵堂中照片里的人正是孙芹。照片中的她露出了一个很美的笑容。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我对孙芹有好感,却从来没有机会表达出来。
  “七天前死的。”陈晓婷很伤心。
  “为什么会这样?”我心里空空的,实在没办法接受她突然死去的事实
  “你不知道吗?”陈晓婷有些诧异,“月考的那段时间,那些关于她的传言让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大家都在说她虽然表面温柔美丽,但内心十分恶毒,做过很多坏事,甚至还会虐猫虐狗,还有人拍到了她和一只死猫的照片。”
  我完全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全部心思都放在复习上。陈晓婷看见我的表情,叹了口气:“你觉得她会是那种人吗?她心地那么善良,看到被丢弃的野猫野狗都会心疼,她怎么会做出那种残忍的事?她告诉我,她是在上学路上,突然看见前面出现一只死猫,而且遍体鳞伤,她不忍心,想把它埋了而已。”
  “那怎么传出那样的谣言?”
  “不就是杜马涛吗!”陈晓婷咬牙,“后来,孙芹想请假休息几天,杜马涛就说她良心不安,自杀了!”
  陈晓婷两眼通红地看着我:“那之后,孙芹真的自杀了,但她根本就不会自杀。”
  我呆住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JimmiNil《JimmiNil》
  • JimmiNi《企业导报》
  • JimmiNi《北京观察》
  • JimmiNi《企业技术开发》
  • JimmiNi《中国医疗美容》
  • 周扣娟《高教学刊》
  • 刘娟《电子测试》
  • 周建波《教师》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