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文学论文>结婚趣事 2011年第12期

结婚趣事 2011年第12期

2017/4/22 3:00:00
【摘要】我不知道大多数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是怎样结婚的,也许在大城市的会往中国使领馆跑,但在小地方,到美国政府登记也是一个办法。   前一阵,我的两个同学突然芳心大动,毅然决定要把熟饭进一步做成合法的饭。第一...
我不知道大多数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是怎样结婚的,也许在大城市的会往中国使领馆跑,但在小地方,到美国政府登记也是一个办法。

  前一阵,我的两个同学突然芳心大动,毅然决定要把熟饭进一步做成合法的饭。第一步先是跑到市政府打听,人家让交了几十块钱后,给了个收据,说凭这个在半年之内可以在本市任一家教堂或法庭领证。两人想想也不信教,忙打听法庭的情况,回答是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统统开放。美滋滋地回来立马叫上我们几个作证婚人,按着地址浩浩荡荡地杀奔法庭。
  到那一看,才知道怪不得人家二十四小时开放呢,原来旁边就是一个看守所,法官们轮流值班随时等着审犯人。进去时正好没人,法官是个老头,一看来活了,精神抖擞全套打扮齐全就出来了。本来我们想着签个字就可以搞定了。可法官说按制度应该有个正规的仪式。于是,我们在后面一溜排开,把新郎新娘烘托在当中,老头正要开始,门外一阵躁动,回头一看,四个警察押着四个戴着手铐的黑大个进来了,看见法官正忙着,就在后面的长凳上一字排开坐下等着。我吓了一大跳,脑子里噌噌闪过几个看过的警匪片,想想后面这几位如果要逃跑的话,一定是先把我们逮起来当人质。
  法官见多识广,丝毫不为所动,清清喉咙就开了腔。顺便说一句,我们这个小地方在美国南部,当地人(尤其是年纪大的人)说话口音严重。记得刚来的时候,到学校一个部门办手续,接待的那位老太太不仅有严重的口音,而且还缺了两颗门牙,说话漏风,可把我给弄惨了,一个特简单的单词“now”,我怎么听都是“鸟―niao”的音,以至于听了五遍还是不懂,老太太急了,冲我大喝一声:“right niao。”这一声真是唤醒梦中人,愣是把我给震明白了,至今想起来还余音绕梁。
  言归正传,老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验明正身,照着表格上名字的拼音念。可我们这么多人,都没弄明白老头念的是谁的名字,到了第三遍,新郎大着胆子,战战兢兢地回了声“yes”。想想也是,甭管发音多怪,当然还得是他的名字,他不应谁应啊。本以为难关已过,没想到后面还麻烦着呢。老美结婚,牧师或法官要问一堆废话,像什么“无论以后碰到……的情况,仍然……终身不渝”。这些话,有些简单地回答“yes”或“I do”就行了,但开始那些得跟着复述一遍。新娘英语挺好,估计以前这类电影看得也多,没什么问题。新郎就惨了,本来听力比我也好不了多少,勉强听懂就不容易了,更别提复述了。我们几个拼命憋住不敢笑。老头开始还挺有耐心,后来看看实在不行,后面还等着审那几个犯人呢,随便你支支吾吾说什么,紧接着就是下一句。
  终于熬过这一关,老头说接下来交换戒指。两人又傻了眼,事先根本没有准备,新娘手上倒是戴着一个,只能摘下来装模作样由新郎帮着又戴上去。这时候我听到身后有粗重的喘气声,回头看是那铐住的几位都在笑,警察们还都保持严肃。最后就是kiss了,老头一声令下,新郎新娘扭捏半天,万般无奈来个拥抱了事。我听到后面喘气声加重,偷偷再次回头看去,原来这回连警察们都憋不住了。
  出门走向停车场的路上,新娘突然大有感触,抒发了一通情怀。我对新娘佩服之余,偷眼向新郎看去,发现这家伙正在不停地抹汗。仔细一看,衣服湿了一大片。
  
  >>紫陌红尘摘自《世界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