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文学论文>别来无恙 2011年第11期

别来无恙 2011年第11期

2017/12/13 3:00:01
【摘要】听《别来无恙》,最先升起来的是惆怅。然后,依然是惆怅。   “从来不曾预期,还会遇见你。能不能不说话,让我的情绪藏一藏……”雨声缠绵的夜,听到张清芳这首《别来无恙》,每一个字唱起来,都带着故事和情绪...
听《别来无恙》,最先升起来的是惆怅。然后,依然是惆怅。

  “从来不曾预期,还会遇见你。能不能不说话,让我的情绪藏一藏……”雨声缠绵的夜,听到张清芳这首《别来无恙》,每一个字唱起来,都带着故事和情绪,薄凉、飘忽,像窗外的雨线,风一吹,便斜到人心里去了。
  “别来无恙”四个字,不热烈,也不张扬,看似漫不经心,实有波涛在心底暗涌。往事如风,原本就在心的一角存着,乍然重逢,就像瓦缝间突然生出一棵扁豆苗来,自顾自生长,几分暧昧,几分缠绵,几分伤情,让人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别来无恙》是一首老歌。唱这首歌的时候,张清芳不过18岁。这样的年龄,不会有沧桑感,却也疏离了少年的单薄和青涩。她的声线高亢而清越,不枝不蔓,如花间一壶酒,在尘封数年之后,慢慢地打开,浅斟,慢酌。一杯,一酩酊,甘苦自知。
  鲁迅先生的《两地书》,信的起始,也有一句:别来无恙。年少的时候,给人写信,我也喜欢写上这么一句。不过,我问候过的人,早已没有了音信。《两地书》共135封,是鲁迅和许广平的通信。一开始,他是她的“老师”,她是他的“学生”,后来,他成了她的“小白象”,她成了他的“小刺猬”。一声称呼,可以道破天机;一句“别来无恙”,则是骨子里的温情和缠绵。
  分别可以有许多种可能,缘分也如是。张清芳和曹俊鸿,也曾是师生,也曾从师生成为恋人。10年的爱恋,爱过,恨过,缠过,终是劳燕分飞。分手三年后,曹俊鸿又找到张清芳,合作了一首《瓦上的舞蹈》。“烟往上飘,在我的瓦片上舞蹈,一眨眼全都消失了……”这是他们合作的最后一首歌,唱完之后,曹俊鸿含笑道再见。再见有三种含义,一种是别后重逢,一种是重逢后别,还有一种是再也不见。曹俊鸿属于最后一种。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是诗人杜甫写给友人卫八的诗句。意思是:当年与你分别时,你还没有成婚,如今再见,你竟然已经儿女成行了。这当是朋友间感叹人生聚散无常的话语,但是如果用在了曾经相爱、最终却不能执手的恋人身上,那又该是如何的凄婉与哀凉!
  人世间,最残酷的重逢,莫过于物是人非。物是当年的物,人却非当年的人。万千的思念该从何说起?谁再执子之手?谁再与子偕老?从前的一切一切,都无法再提起,现在的一切一切,也不好细细问及。内心的交战已翻江倒海,情绪却要一藏再藏,不允许显山露水。半步,即是天涯。这样的场景,怎不令人感慨。
  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倘若可以遇见,不去说从前,也不问现在,只是轻轻地,轻轻地问上一句:别来无恙?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