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文学论文>灵魂返回大地(组诗)

灵魂返回大地(组诗)

2017/4/21 3:00:01
【摘要】   夏日   今年夏天,新认识几种花草:   福禄考,细辛,商陆,雀好。   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说:   “它们的名字多么像宫廷才女”      她一一指给我那些粉红紫白,   “我养它们的名...

  夏日

  今年夏天,新认识几种花草:
  福禄考,细辛,商陆,雀好。
  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说:
  “它们的名字多么像宫廷才女”
  
  她一一指给我那些粉红紫白,
  “我养它们的名字,甚于花卉”
  彼时,她脸色鲜润,衣裙素净,
  光着脚在庭院里轻缓走动。
  
  班婕妤,班昭,上官婉儿,李志
  ……也只剩下了名字。
  这易于腐朽的夏日,
  我们涂着橄榄油的皮肤
  暴露在毒太阳下。彼此称呼
  暂不喊尊姓大名。
  
  和解。兼致儿子
  你爱着的两个人,他们现今
  不住一起,
  分离使他们获得了和解。
  对于二人世界的失望,对于
  他们各自代表的世界观引发
  的争战,
  长达二十年。
  
  无处躲藏的二十年,
  你扮演和平天使、谋略家、调
  解员、无辜者,
  只有几次扮演了哭泣的儿
  童。而那时
  你的确只是一个6岁的孩子。
  
  后来,他们用沉默代替了争吵。
  当你刚学会说完整的句子,
  他们的沉默
  却使你羞于表达。夏虫和秋蝉,都比你表达得自由畅快。
  
  缄口不语也能长人,你是怎么
  打消了少年的疑问,独自面对
  那些悬而未决的人生问题?
  
  在他们看得见的地方,
  你成功地隐瞒了童年、少年
  和青春期。
  直到有一天,彻底离开他们
  的视线。
  
  现在,你从远方显现。
  多么远啊!海水喧哗――
  你开始用异国语言,
  对异国人,说出自己。
  
  
  乌镇百床馆
  她用半生时间消磨在床上,
  仅仅是
  不让身体倒在其他地方。
  当睡意来临,病痛与情爱
  需要一张新床铺,
  她选中了红木制作的。
  
  漫长的岁月中,她不擅出双
  入对,
  跟男人分居多于跟自己分居。
  在曾经喜爱的松木床、桦木
  床或者樟木床上,
  她不断把自己放平,放低,直到
  彻底放弃。模拟幸福表情,现出痛苦状。
  闭上眼睛的样子,形同死去;
  昏睡,养病,做爱,形同死去。
  而她不屑于将这些卧具
  称之为坟墓。
  
  是否有一张床,让她
  得到过安歇?中年以后,
  她爱上了一丝不挂的裸睡,
  并渴望缩小成婴儿。
  
  雨夜失眠
  雨落在邻家铁皮凉棚上,
  像是变成另一种声音再下一次。
  由于格外响,把我从睡眠中
  唤醒。
  
  之前闭着眼睛看黑夜,
  现在睁着眼睛看黑夜。
  
  而处于黑夜中的事物无法自明。
  
  我紧邻一位老妇人、一对年
  轻夫妻而居。
  他们在自己的房子里睡眠,
  在自己的深夜,昏沉蒙昧。
  凭着听觉,辨析被敲击的不
  同之物,
  发出清脆,沉闷或不卑不亢
  的声响。
  
  啊,那夜空中密布的灵魂,
  有多少借着这雨水之重,
  返回到寂静的大地?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