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艺术论文>在水一方 2011年第11期

在水一方 2011年第11期

2018/2/11 3:00:01
【摘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每当我想起家,想起家乡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永远是矗立在小河边的白色小楼以及母校围墙外霞光满天时沉静如练的澄江水。从古至今让多少诗人辗转反侧的“伊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每当我想起家,想起家乡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永远是矗立在小河边的白色小楼以及母校围墙外霞光满天时沉静如练的澄江水。从古至今让多少诗人辗转反侧的“伊人”,在我这里永远是我在水一方的故乡。
   我的伊人,她不在温柔富贵的江南,不在沃土千里的黄河流域,不在盛产鱼米的长江流域,更不在黄金海岸;她地处西南边陲,在古时候是令所有做官之人闻风丧胆的瘴疠之地。现如今,她依然贫穷,却也依然纯净美丽。因此,我从不羞于提到她的名字――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
   虽说是瑶族自治县,但是主要的人口还是壮族,另外还有人数不多的毛南族、白族、傣族、苗族、水族、独龙族等20多个民族分布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都安并不以水出名,而是以山出名,因为这里是全国岩溶地貌(喀斯特地貌)发育最为典型的地区之一。当地有句话最能概括她的地貌特点――七分石头三分土。石头是苍白疏松的石灰岩,土是最不适宜植物生长的红土地。所有这些先天性的不足都注定了她的贫困,以及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的贫困――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忘不掉自己是全国贫困县中的一员。但是,即便如此,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并不嫌弃自己的故土。他们会跟你夸山的俊秀美丽、水的清冽甘甜。
   的确,这里的水是清冽甘甜的。虽然流经都安境内的有三条河流:红水河、刁江、澄江,但是它们算不上大江大河。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但是见过黄河长江的人也必然会醉心于澄江的清澈见底。澄江虽称为江,其实是稍微大点的河,它像一条闪着绿光的丝带环绕着县城;它亦是这方小城的饮水之源。在远离县城的穷乡僻壤,人们赖以生存的水源都来自大山底下流出的潺潺山泉。所谓“穷山恶水”用在这里并不十分贴切,山是穷山,因为它除了长些灌木并不适合种粮食;而水未必是恶水。只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才知道,水在这里是多么珍贵。夏季雨水丰沛的时候,那些自然形成的溪流河道会绿水长流,但是一到干冷的冬季,很多小溪小河就会干涸见底。这时候一切活着的生物所能依赖的只能是山泉,也仅仅是山泉。也只有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这片土地的一切都是这里的水创造的,包括这里的山。
   为了寻找水源,人们只能不停地往山的更深处走去,从而发现了山中千奇百怪的溶洞以及纵横交错的地下河道。这些吓人的嶙峋怪石和悬崖峭壁,其实都是被水啃咬后的残骸,都安真正的主角其实是水。这里确实是曾经沧海,这里的水看似温婉实则拥有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般不屈不挠的韧劲。我们无法想象当一条河流被成群的大山阻隔的时候,它用了多少年的时间将山凿穿并从它的躯干中穿流而过。山中的小溪,是这片水的女儿。走在山中,随处可见可闻的就是山间的溪流,叮咚叮咚地雀跃着唱着歌儿奔向远方,最后在一个不经意的转角处汇入地下河,回到母亲的怀抱。山中溶洞里的石笋以及巧夺天工、灿烂夺目、七彩斑斓的石钟乳,是这片水域在穿山越岭的漫长岁月中无聊时的一点想象。而这点想象,正是这里的孩子们小时候最爱寻找的冒险之地。问一问从这片大山里走出去的孩子,有几个没在小时候的探险中偶遇过璀璨的溶洞,而为洞中七彩的光芒所迷恋耽误了回家的时辰?
   当我离开故土,融入茫茫的社会,与五湖四海的人们汇集在喧嚣的都市,家乡水土所给予我的禀性和信仰依然明显。生活的每一天并不都是坦途,但是乐观与坚强依然让我迈开沉稳的步伐。而在水一方的故乡,渐渐如诗中所写的伊人那样,让在外的游子念念不忘又无法靠近,她忽而在水之湄,忽而又在水中央……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