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艺术论文>探钓马来西亚掠食之王

探钓马来西亚掠食之王

2018/2/11 3:00:01
【摘要】马来西亚由马来半岛(又称西岛)和婆罗洲的砂劳越与沙巴西州(又称:东马)组成。大马(马来西亚的简称)的大部分土地由浓密的热带雨林覆盖,是个降雨量高,气候长年如夏的赤道国家。   马来西亚最热门的两种假饵钓(路亚...
马来西亚由马来半岛(又称西岛)和婆罗洲的砂劳越与沙巴西州(又称:东马)组成。大马(马来西亚的简称)的大部分土地由浓密的热带雨林覆盖,是个降雨量高,气候长年如夏的赤道国家。

  马来西亚最热门的两种假饵钓(路亚钓)鱼种:一种是来自蛇头家族的多曼;另一种是鲤科家族的水马鲻。嗜钓这两种掠食性鱼类的假饵玩家,无一不被这两种劲鱼修理过。我说这句话绝非有意老王卖瓜,曾与我同行去钓多曼和水马鲻的英国与日本的钓客,在体验过这两种鱼的疯狂蛮劲后都赞叹不已,大有相识恨晚之叹。
  多曼,确实是一种令人着迷的假饵钓对象鱼,其蛮横如牛的拉扯力、上钩后喜障碍物解围的习性,以及那副能轻易咬断任何高品质尼龙线的利齿,种种因素综合提升了垂钓的难度与刺激感,是令大马假饵玩家们趋之若骛的主因。
  至于水马鲻,在大马又称“大口皖”。它口虽无齿,却以奇快无比的捕食速度见称。水马鲻的平均体积比多曼小,一般介于0.6公斤至2.5公斤之间(多曼平均则有7公斤至15公斤)。若以斤论斤来评论两者的战斗力,水马鲻则比多曼更胜一筹。
  水马鲻令钓鱼人瞠目结舌、捶胸顿足的可怕之处是它那惊暴的冲刺力道,钓线品质稍差或卷线器煞车系统稍有运转不畅的话,将无法通过拼斗考验;另一点不可思议的是它的那张“钢铁口腔”。虽说无齿,可是区区1公斤体重者已有能力将3强级(3x)的三叉钩扯开或压成一团废铁。一般在钓具店中购买的假饵,若要拿去钓水马鲻,其三叉钩至少得更换到3强级,我们甚至试过用5强级(5X)的都有被扯开过的经历,不由得您不震撼!这种鱼据说可长至12公斤的惊人体型。
  这次到大马的北部肯纳蓉河钓鱼,我约了一群热爱假饵钓法的老战友同行。
  由大马首都吉隆坡乘车前往肯纳蓉河大约要4个小时。天堂就在北方,我们的天堂每次都更换着,哪儿是钓场,哪就是我们的天堂!
  肯纳蓉河属禁区,由驻于该地的军人把守。因为此地是大马与泰国的边界地区,闲杂人等未经警方与军方批准绝对无法进入这神秘地带。我们一行人是通过当地马来钓鱼向导的帮助申请准证,才有幸闯入禁区,一探其究。
  到达肯纳蓉河已经是中午时分,由于舟车劳顿,首日我们只乘小船去钓一会儿作为热身活动,也顺便探勘及分析钓场各个不同钓点的结构、钓况、水况及对象鱼偏好的假饵色彩。根据不同地区的测试经验,同样的鱼种会出现偏爱追咬不同色彩假饵的现象,如在天猛表水坝,此处的水马鲻特别爱追咬橙红色的假饵,另一些钓场的水马鲻却偏爱追咬金银色的假饵。
  在初临一个新钓场时,我会使用不同色彩的假饵加以测试,以找出钓场中对象鱼对假饵色彩的偏好。第一天用半天的时间对钓场做了分析,有助于在第二天直接找到最佳的钓点及最适用的假饵款式与色彩,从而提高鱼获量。假饵的色彩往往与对象鱼的猎物体色有微妙的关系。
  在马来半岛的水坝湖中,水马鲻和多曼是与生俱来的天敌。水马鲻喜爱围攻多曼鱼花。所谓鱼花,是指多曼的幼鱼,小鱼群由雄鱼守护,这是蛇头鱼类的天性。多曼亦视围剿其儿女的水马鲻为最大的仇敌。“一山不能藏二虎”,如果用在它们身上,这句话一点都不过份。因多曼鱼花的体色是橙红色的,所以用这种色彩的假饵钓取水马鲻往往是最有效的。在大马,用以钓取多曼和水马鲻,备受推崇的假饵是Rapala Shad Rap、Fat Rap、Ratlin等,也包括Duel和Yo-zuri各款浅水型或深潜型假饵。
  对假饵色彩的逼真度多曼不像水马鲻那般挑剔,这主要是其凶残的掠食性及地盘保护意识使然。要有效钓取多曼,使用深潜行(Deep Runner)的假饵是不二的法门。钓法说起来简单:若多曼悠然自得地浮上水面换气(我们称之“打水”),且游速慢,只要钓者在看到目标后能以闪电般的速度将假饵准确抛到打水处,并快速收线让假饵深潜,一般而言,多曼通常会咬饵的;另一种不咬饵的多曼,则多半是有过被钓逃脱的经历,它们上来打水时有点神经质,“砰”地一声巨响,溅起老高的水花,随即就消逝无踪,就算钓者反应再快,瞬间把假饵抛到打水处,它们也不会光顾。
  清晨是水马鲻最活跃的捕食阶段,此时它们常在浅场捕食鱼虾及昆虫。我们在年轻的马来船夫的带领下,前往第一天勘探过并被证明有鱼的钓点。
  我在幼细的22磅黄色Duelpe线上绑上假饵别针(Duel的30~150浮性假鱼,这家伙是黑背橙身的),自以为潇洒地挥出了第一竿,假鱼笔直朝钓点飞去。那是湖岸延伸出来的岬,一片水深约莫0.3米至1.2米的浅场。这儿布满被高涨的湖水浸死的枯草和矮青,左边有一株浸于水中的倒树,形成了良好的水马鲻捕食场。假鱼着水后,我立即快速卷收,让它闯过枯草区,随即而来的是一阵电击般的力量震撼掌心――中鱼了!由于用的是4磅~8磅的轻型Beckley竿,这条斤把重的小马鲻还显得蛮有劲,它企图冲入枯草叶底部,却被朝反方向急扬的钓竿止住了去势,不一会儿就顺手擒来。这种体型的水马鲻被钓上来后,我们通常都是二话不说就钓后放生。
  清晨的寒气弥漫湖面,似聚又散,点点烟波中隐约可见一只小昆虫在水面打转挣扎。“噗”“的一声,小东西忽然消失了,原来是跌落水面时被水马鲻吞食了。这样的景观在这里十分常见,若浮游物跌落水面的数量多,水马鲻大军争相捕食的场面会更壮观,这个时候,假鱼根本派不上用场,精明的水马鲻独沽一味,对假鱼全然不瞅不睬。可惜我不擅于西式毛钩钓法,否则也能凑个数,将它们一一请上船来。这现象仅维持了极短的一段时间,天一大亮,这些水马鲻就会躲回它们的巢穴。
  水马鲻是靠岸盘据的掠食者,它爱藏于水中的倒树、竹堆、枯草叶和石壁等能供身体隐藏的障碍物中,偶尔亦能见到它们成群结队在水坝的空旷水域追捕小鱼或多曼鱼花。很多时候,身形硕大的多曼父母对水马鲻这种捷迅若闪电的捕食高手也显得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的儿女们任由其宰割。
  成功试出Due Live Bait Vibe Blade的最佳操控手法,是今早的一大收获。起初我企图用快速卷收的手法呈现,发现重14克的Vibe Bldae很快就被收至水面,这种情况下除非那里的水马鲻很凶,否则是不会冲上水面咬饵的。
  无效,换个方式再来。Vibe Blade在抛出沉到水底后,我用缓慢扬竿再快速收线的连贯性动作呈现,假饵在水中应该是“N”字形上下前进的。在Vibe Blade触碰枯草时,手中感到一阵颤动,马上多施点力于扬竿动作,让它脱出枯草纠缠(水马鲻往往就在这一刻咬饵,非常剌激);另外有一个方法就是让Vibe Blade在水底靠岸处搜索有水马鲻躲藏的倒树沉木。也是采用Hopping的方法,当它撞击水底的枯木时,躲在枯木下的水马鲻会情不自禁地闪身出来咬饵。
  有时大条的水马鲻上钩,钓线会“拥抱”倒树,因此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水马鲻己窜进倒树下,钓者抬高竿子阻其冲势,感觉到钓线在枯木上“咻!咻!”地磨擦,那种紧张痛快的感觉非笔墨所能形容。类似的情形钓大多曼时亦常发生,因为多曼的老巢就在水坝湖中的枯树群里。“软竿细线降大鱼”,一直以来都是假饵玩家为满足自豪感所追求的境界,遇上大多曼或大水鲻,幸运的话倒可拍胸脯说这句话,否则大部分情况皆是战败收场。为此,我们这群钓友在对付大多曼和大水马鲻时皆采用20磅级的钓具。钓线是最重要的一环,至少14磅至20磅的贝克力火线,或其它牌子30磅级的纺织线;竿子则用8磅~17磅或10磅~20磅中硬调碳纤竿;卷线器则只要求耐操、能远投及煞车系统出线顺畅者。
  过了钓水马鲻的黄金时段,天气渐热,在上午9点钟后便是多曼活跃登场的时候。在湖中各个角落,有枯树的范围都能见到此起彼伏的多曼。我们以水花涟漪的大小和声音的结实程度来分辨水下多曼的体型。快速抛投打水处的萤光黄假饵,可能“追上”了下潜中的大多曼,而萤光黄的明亮体色又易为多曼察觉,故成功诱之上钩。这条大多曼顽抗了约5分钟才力竭投降,拉扯狠斗中还让它窜入水草叶中,险些拖钩走鱼。上钩的多曼一律钓后放生,我们寻求的只是拼斗大鱼的快感。每趟的钓鱼旅程,我的轿车后厢都不会载冷藏箱,取回鱼获不是我的钓游目的。
  想吃鲜美的鱼,水马鲻是首选。其肉鲜甜,然而死去之后如不马上处理,就会变质。我们规定至少1公斤以上的鱼获才取回船屋料理,而且不得超过2条。好吃的鱼贵精不贵多。料理的方式有多种,可以油浸(炸)、清蒸、煮亚参或咖哩或东炎(tom Yam)都行,酸甜(糖醋)也不赖。
  四天三宿的钓游对我们来说十分充实,白天钓鱼,晚上大伙儿围炉喝咖啡,畅谈一天的剌激、惊奇、有趣、无奈,如打翻了五味酱瓶般的种种遭遇。午夜前,围炉宴结束,各自钻入温暖的睡袋中,听着仿如天籁的夜鸟与昆虫鸣奏曲,很安宁地就入眠了。可笑的是,半夜偶尔会被走脱大鱼的恶梦惊醒,迷迷糊糊看了看夜空,又无意识地进入了另一个梦境……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