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珠三角基层工会组织体制、工作机制及活动方式调查

珠三角基层工会组织体制、工作机制及活动方式调查

2017/4/22 3:00:01
【摘要】摘 要:根据对佛山和广州两市900多位基层工会干部的问卷调查,广东省珠三角地区基层工会的基本情况是:多数基层工会内部组织结构不完善,组织制度落实不到位,组织资源明显不足,形成事实上的“空壳”工会;基层工...
摘 要:根据对佛山和广州两市900多位基层工会干部的问卷调查,广东省珠三角地区基层工会的基本情况是:多数基层工会内部组织结构不完善,组织制度落实不到位,组织资源明显不足,形成事实上的“空壳”工会;基层工会的工作机制受单位行政的制约和职工参与不足的影响,现有机制发挥作用较为有限,维权职能履行较差;基层工会的活动方式较为传统,难以适应信息化时代职工群体的变化。因此,需要加强基层工会规范化建设;强化上级工会的“上代下”机制;加快工会干部的职业化进程。

  关键词:基层工会;组织体制;工作机制;活动方式
   中图分类号:D41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1605(2012)01-0046-07
  
  广东2010年春夏发生的像富士康、南海本田等诸多劳动社会事件,凸显出当前劳动关系发生的新情况和新变化,这些新情况、新变化构成对工会组织的新挑战。受广东省总工会组织部委托,我们对佛山与广州两地的基层工会干部展开问卷调查。本文以回收的有效问卷汇总数据为依据,对广东省工会组织体制、工作机制和活动方式等基本情况进行描述性分析,判断当前基层工会的组织形态、工作机制是否能够顺应劳动关系新格局对其提出的新要求,并对某些现象进行解释,最后提出相应的对策。
  本次调查选取佛山和广州两市共5区11镇的基层工会干部作为调查对象,分析单位为基层工会。为了简化问卷,省略了调查对象的个人信息。调查采用简单随机抽样,受访对象当场自填当场回收的方式。本次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937份,回收843份,有效问卷768份,有效回收率为91.2%。受访对象的分布情况见表1。
  我们利用统计软件SPSS16.0对录入的数据进行了统计。现将统计结果分析如下:
  一、基层工会的组织结构与组织建设
  1.基层工会主要隶属于乡镇或街道总工会
  如表2所示,约有64%的受访对象所在的基层工会由乡镇或街道总工会直接领导,另有约三分之一的被调查对象所在单位集中在社区。由此不难看出,乡镇或街道总工会直接面向的基层工会数量众多,工作量大。
   2.企业工会干部基本上由担任行政职务的管理人员兼任
  除国有企业和非企业组织外,其他企业中,几乎没有按照法定要求配备专职工会干部的。超过一半的工会干部由基层管理人员如主管或班组长兼任,有33.5%的工会干部为企业部门中层以上行政管理人员兼任,一线技术人员和工人担任工会干部的所占比例很少。通过交叉分析发现,企业副总经理兼任工会主席的占了16.6%,部门正副经理兼任工会主席的比例高达39.8%,主管或班组长兼任工会主席的比例为38.9%,这两部分构成工会主席的主要任职人员。
  基层工会干部由各个层次的企业管理人员兼任在非公企业中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兼职工会干部在处理企业与职工利益关系时容易出现身份冲突和角色冲突,其在立场上很可能更倾向企业行政;在工作方式上也会更多地采用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不易使职工亲近,职工不愿或不敢向他们表达利益诉求;在工资与福利待遇等具体利益上他们也与基层员工有较大差异,难以和基层员工形成利益共同体。因而基层工会是否能够代表职工利益一直受到外界置疑与诟病,“有事找工会”往往成为一句空话,难以落到实处。
  3.工会主席直选在企业并不普遍,主要障碍来自于职工与企业行政
  27.9%的企业工会主席是由会员直接选举产生的,约1/3是先选举工会委员会再由其间接选举工会主席,还有30.9%是由企业行政指定的。关于工会主席直选问题,不同性质的企业,对直选障碍来源的认识也有所不同,具体见表4。
  基层工会主席的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都是由《企业工会工作条例》规定的。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工会主席直选更能反映会员的意志,由此产生的工会主席一般也能较好地履行会员权力委托义务,行使维护职工权益时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不易被操纵。
  从表4可以看出,现阶段,工会主席直选在企业不能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主要障碍在于职工不愿意参加选举(53.4%),其次是由于企业行政的阻拦(45.0%)。值得注意的是,还有13.1%的受访者认为工会主席直选障碍竟然来自上级工会的阻挠。
  考察不同类型企业与工会主席直选难以实行的原因之间的关系,可以发现企业行政不支持直选在国有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分别为52.7%和56.0%;上级工会对国有企业工会主席直选的消极影响也较为明显,达到25.5%。从管理体制与干部任用情况看,国有企业厂长经理和党委书记、中外合资企业的中方管理者一般由上级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任命,党委书记或副书记兼任纪检书记和工会主席的情况比较普遍。对于规模较大的企业,上级工会倾向于采用间接选举的方式,这种做法是基于选举工作的便利性和可控性考虑,这是工会主席直选在国有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中难以推行的原因之一。
  工会主席直选在民营企业、私营企业和外商独资企业得不到职工支持也表现得较为突出,分别为60.4%、58.5%和57.1%。其原因可能有如下几点:一是职工对工会组织本身不熟悉不了解,不知道直选工会主席的意义何在;其次是认为工会主席已被行政指定,选举只是走过场,选与不选都一样;再者是认为选了也没用,选上了最终会被企业收买,不会替工人说话。要打消会员的顾虑,引导他们积极参与工会主席选举,寄希望于企业工会内部的改革动力恐怕是不现实的,需要上级工会参与、指导,帮助基层工会完成这一民主化过程。
  4.七成工会为“空壳工会”
  调查数据显示,55.2%的单位只成立了单位工会,如果加上表示“不清楚”的那部分单位,则有高达70.1%的单位没有设立工会分会或工会小组,即七成工会成为“空壳工会”。有些企业建立了基层工会的三级组织结构,但能较好发挥其直接联系和动员职工群众、组织职工参与活动的也不是很多。
  数据表明,约60%的基层工会的分会或小组只是偶尔组织职工开展活动,经常开展活动的工会只占25%左右,基本不开展任何分会或小组活动的则占15%左右。这种高高在上的工会脱离基层职工,不了解职工需求,缺乏群众基础,难以为职工解决困难维护权益,也难得到会员的认同。当职工无法通过工会反映诉求并维护合法利益时,他们往往会抛开工会通过非制度渠道维护权益乃至通过集体行动展示力量,[1]富士康、南海本田就是这一类工会的典型代表。当前,基层工会组织的规范化建设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
  5.约六成职工以较为规范的方式加入工会
  职工加入工会程序的规范度高低决定了会员意识的强弱。职工通过规范的程序加入工会,会对组织有更多的认同感。过于简单草率的入会方式会降低工会组织的严密性与严肃性,也会妨碍职工对工会的正确认识。因此,基层工会应该进行广泛的宣传动员,通过各种途径宣传工会知识,千亿职工正确认识工会,走进工会。
  调查显示,有57.0%的职工是填表后加入工会的,还有20.8%和12.2%的职工分别是签名入会和仅仅被口头告知入会。后两种做法往往导致“被加入工会”的职工对工会不知情,也不知道工会是干什么的。这种情况需要引起重视,工会组建不光要看数量,更要提高质量。
  6.工会的社团法人资格比例有待提高
  工会具备社团法人资格意味着工会依法享有独立的民事权利并能承担民事义务,具有与企事业单位平等的法律地位,有利于基层工会代表职工与企事业单位进行平等协商签订集体合同,代表和组织职工参与民主管理,监督劳动法律法规的贯彻落实,对工会独立自主开展工作、收缴会员会费、保护工会财产有重要的意义。[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