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人人想做设计师

人人想做设计师

2017/4/23 3:00:01
【摘要】   在一个变幻不定的视觉世界,时装宣告了它的位置:在时装的国境里,没有任何东西、任何观点被承认为真理      设计师与明星的二元论      在《本能》之后,银幕上的莎朗?斯通衣服越穿越多。在最近...


  在一个变幻不定的视觉世界,时装宣告了它的位置:在时装的国境里,没有任何东西、任何观点被承认为真理
  
  设计师与明星的二元论
  
  在《本能》之后,银幕上的莎朗?斯通衣服越穿越多。在最近的《Marie Claire》杂志上,就穿着的曝露程度,莎朗?斯通发了发议论,说“至于露臀嘛,如果它是属于詹妮弗?洛佩兹的,那可是最好的免费宣传罗。看得出,洛佩兹特别热爱自己的身体,她觉得自己挺性感,也挺有趣,我特别喜欢她这一点。我还特别喜欢――喜欢她把自己树成一块靶子,她终于成功了。”洛佩兹最近为自己的身体投了10亿美元的保险。
  这里面的火药味谁都嗅得出来。
  不过,莎朗?斯通和洛佩兹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她们都是时装大牌的新晋设计师。人们得开始适应她们的新身份了。前者为路易维登设计了一款新推出的女士小箱包,后者刚刚与Tommy Helfinger签约:3年内,詹妮弗?洛佩兹出任Tommy Helfinger的首席设计师,设计一系列适合年轻女性的晚装、便服以及家居服。按照合约,如果洛佩兹的50件设计都被采纳,Tommy Helfinger会开出1000万美元设计费。虽然洛佩兹声称做时装设计师是自己多年来的梦想,素有摇滚Tommy名声的Tommy Helfinger真的对洛佩兹有信心吗?梦想属于洛佩兹,光荣是否归依Tommy Helfinger就难说了。
  “一名设计师如果不同时是一名裁缝,也没掌握塑造其模特身材的最精妙的奥妙,就像一名雕塑家把起草的图稿交给另一个人,一个手艺人去完成一样。”作此评论的是1984年的伊夫?圣洛朗。遵照时装国境里没有真理的观点,大师的说法不必太当真。
  比较接近真理的说法是,在好莱坞,如果你突破了玻璃天花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詹妮弗?洛佩兹以主演《爱上新郎》(The Wedding Planner)与主唱《爱情本无价》成为美国娱乐史上第一位同时获得电影票房与流行音乐排行榜冠军的双料得主。
  英国《Empire》杂志对好莱坞的大明星们做了趣味调查:如果改行,他们愿意做什么呢?多数人的答案是和艺术有关,最佳选择是设计师。比如梅格?瑞恩,朱利娅?罗伯茨等等。明星们乐于做时装设计师,另一方面,设计师们则越来越像明星。
  去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参加VOGUE/VH1 Fashion Award颁奖盛会,Nicholas Ghesquiere,27岁便成为Balenciaga首席设计师的法国时尚新锐,他踏入星光大道时,刚好伊利莎白?赫利和梅西格雷走过他的身边,狗仔队以为这位外表出众的设计师是个跑来插花、毫无新闻价值的小歌手,挥手冲着他大喊?“走开!走开!”
  当晚Nicolas Ghesquiere获得“最佳前卫设计师”大奖。入席时,Nicholas选择坐在风评不佳的约翰?里顿身边而不是詹妮弗?洛佩?旁(尽管对一个设计师来说,詹妮弗?洛佩?大概是最佳宣传工具);会后洛佩?举行庆祝派对,Donatella Versace、Tom Ford等人都来捧场,但Nicholas却躲掉没去;之后Stella McCartney的晚宴、VOGUE的派对也不见他的踪影。“时尚是一种选择、一种编辑,你必须非常严格;所以有些东西是只留给我自己的,就算在我必须向这个世界呈现我自己时也是如此。”Nicolas如此解释自己。
  与中规中距的前辈们相比,新一代的设计师更有特立独行的劲头,而且他们相当精通此道,具有敏锐的商业触觉和创造力。
  在每年两度、疯狂而混乱的四大时装周里,设计师们推出自己的作品,同时也迫不及待要秀一秀自己。模特们在满是积雪的有机玻璃管里溜冰,或者骑着一匹马冲下舞台,在充满戏剧效果的秀之后,设计师们狂放不羁地出现了。论表演,谁也比不过John Galliano,Dries van Noten的设计带劲,人也长得特带劲;三宅一生的无法超越的悲哀与细腻;Alexander McQueen的不同凡响,虽然他的惊人之笔有时也不太成功:他曾让模特穿上一件粘满活的绿头苍蝇的衣服,引得观者一片惊恐;Stella McCartney的青春与光彩夺目……在表演最后出现的设计师们,也是表演的一部分。
  
  “有趣,愚蠢”的时装
  
  Karl Lagerfeld评论时装是“有趣,愚蠢的”,时装绝没有特定的规律所循,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时装才显示了它的魅力。我们以为时装设计师是为时装业精心设计样本的人,实际上,时装本身已经体现出丰富的多样性,这和个人的设计师的努力毫无关系。虽然这依然不会影响超级明星设计师们的荣誉。
  安妮?霍兰德在她的《性别与服饰》里写道:“当我们仔细审视某些现代的指明服装设计师所做的工作时,我们不难发现,他们的工作与历史上他们的同行们所做的工作没有什么两样,特别是在时装设计这个领域里,集体的想象力往往优于个人的想象力。”
  大部分时装设计师总是迎合大众的趣味而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无拘无束的妙想天开。像通常一样,大众的欣赏口味总是跟不上大师的灵感。“因此,”霍兰德的意见,“服装设计者这个庞大队伍所进行的工作表明时装本身支配着他们,就像它支配着我们一样。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还希望用自己的设计作品取悦我们。”
  时装就是随意组合的表现,经过垃圾时髦,保守时髦,褴褛时髦等等风潮之后,时装显示出了空前的自由:你可以从The Gap买基本服饰,从Prada买双鞋,从二手市场买一些小配饰,或者到跳蚤市场买基本服装,到Prada买配饰,买The Gap的鞋──这都无所谓。
  每个时代都会有人叫嚷着“时装已死”,但事实上,时装已经主宰了我们的媒体,它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的梦想,也是每个人都可以进行的梦想。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