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彩电联盟:以“垄断”反垄断

彩电联盟:以“垄断”反垄断

2017/4/20 3:00:01
【摘要】导读:“低价倾销”是违反《价格法》,“串谋抬价”也违反《价格法》,以一种违法行为制约另一种违法行为,正是中国经济转型期的特有现象      从宿敌到盟友      6月8日的深圳,繁华的夜色中四处弥漫...
导读:“低价倾销”是违反《价格法》,“串谋抬价”也违反《价格法》,以一种违法行为制约另一种违法行为,正是中国经济转型期的特有现象

  
  从宿敌到盟友
  
  6月8日的深圳,繁华的夜色中四处弥漫着阴谋的空气。康佳公司附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已经爆满,全国各地上百家媒体潮水般涌到这里。第二天即将召开“中国彩电企业峰会”。康佳、海信、厦华、创维、乐华、金星、熊猫、西湖、TCL王牌九位老总齐聚深圳。
  据说,这天晚上,九位老总一直密商到凌晨,记者们拿到的新闻稿是在近凌晨3点才定稿。康佳总裁陈伟荣说:这是九位老总第一次自愿地坐在一起。以前也曾坐在一起过,但那是有关部门召开的会议。会议内容也不一样,从前是相互之间杀红了眼,政府出来劝架,而现在,已经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康佳、TCL、创维是广东彩电业的三巨头,陈伟荣、李东生、黄宏生曾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同班同学,可自打三人进入彩电行业以后,就很少在一起握过手。本是一段佳话,却彼此不愿谈起对方,深厚的同窗情谊抵不过市场竞争的残酷。
  九大企业放弃前嫌源于共同利益。中国彩电企业峰会源于一个特殊背景,近年来彩电的价格大战已将行业利润降到较低,一些产品已跌破成本价。因此,彩电峰会举起“反对恶性竞争”大旗,实施部分产品的“限产保价”,将价格回调到“行业平均成本价”。比如,21寸彩电从700元调到1050元。
  蹊跷的是,此次彩电联盟没人愿意伸头。在中国彩电企业中,康佳是排在长虹之后的老二。而且在有关报道的排序中,康佳是第一位的,但康佳总裁陈伟荣并不承认自己是联盟发起人。事实上,这次峰会的常设机构就在康佳总部,九大企业的负责人将轮流在这里值班,监控全国市场的彩电价格。
  此次彩电联盟,提价的品种很少,只是针对一些低于目前成本的产品,而且九家企业异口同声称“不是价格联盟”。这意味,九家皆知统一抬价有垄断之嫌,招人骂。
  这种担心不幸被验证,九大企业的价格联盟,霎时间成为媒介狂炒的素材,并升华为“垄断与反垄断”的主题。舆论几乎一边倒,即使九家企业所请的“贴心记者”,也没对此次峰会说什么好话。
  理论界的态度是明确的。“尽管中国没有《反垄断法》,但是《价格法》第14条已经明确规定,厂商不得串通定价操纵市场价格。”《反垄断法》专家史际春教授认为:“这种彩电价格同盟,违反了现代反垄断法的基本原理。现代反垄断法惩罚最严厉的行为就是这种价格卡特尔。 1999年,美国对日本和欧洲6家维生素C的厂商罚款11亿美元,又对德国和瑞士两家维生素C厂商罚款7.25亿美元,理由就是它们搞价格同盟,从消费者身上掠夺去了许多金钱。”
  峰会刚一结束,国家计委一官员便对北京一家媒体称:峰会违反《价格法》。九大企业顿时紧张,立刻致电,国家计委否认讲过此话。计委新闻处对媒体宣称,这位官员“违反了新闻纪律”。
  鉴于媒体狂炒“同盟就是垄断”,国家计委紧急磋商如何表态。尽管正式说法尚未出台,但九大企业均感“压力很大”,他们获知“主管部门并不赞同这种做法,倾向性是明显的”。官员也是消费者。
  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竖昆说:“中消协反对任何形式的价格联盟,不论它是横向的、还是纵向的,因为都是侵害消费者利益。凡是搞价格联盟的企业,就是害怕竞争、限制竞争,它们图的只是行业近期发展的利益,这种做法最终是使该行业失去前进的动力。”
  消费者、学者、媒体、有关部门众口一词反垄断,九大企业始料不及。这说明在产品过剩时代,市场力量正在向消费者倾斜,消费者对价格形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任何一个企业都想垄断,渴望垄断利润,渴望赢家通吃。任何一个消费者都恐惧垄断,他们无法忍受又无可奈何垄断的霸气。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就像雇佣者与被雇佣者的矛盾不可调和,生产者与消费者这两大阶层是天然的对手。
  
  无奈的竞争定势
  
  史际春教授说:“在市场发达国家,没人敢公开搞企业联盟,都是偷偷摸摸的,私下签订一些秘密协议。中国企业为何敢公开联盟,这是计划经济遗风,过去政府部门动不动就把同行企业召集起来,来一两个指令,大家统一行动。现在政府不太直接插手了,但带有行政色彩的行业协会常干这类事,把同行召集一些,形成一些一致行动。因此,在人们观念中,企业的联合行动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忌讳。
  九大企业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方式有何不妥,而且认为在根本原则上完全站得住脚。他们认为:九家企业并非联手哄抬价格,只是把价格回调到行业平均成本的水平。他们的法律依据同样是《价格法》: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是一种倾销行为。
  但是,九大企业并没有用法律手段起诉那些“低价倾销者”,“低价倾销”是违反《价格法》,“串谋抬价”也违反《价格法》,以一种违法行为制约另一种违法行为,正是中国经济转型期的特有现象。
  还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已经有了彩电协会,九大企业又发起一个“峰会”。另立山头本身说明,行业协会这类市场中介机构并未确立其应有的市场地位,因此企业以自发的“非常规机构”取代市场体系应有的“常规机构”,结果“填空”之举踏进雷区。
  就像没有及时制止“低价倾销的恶性竞争”一样,价格主管部门也没有迅速否定“联手提价”。按理说,国家计委作为《价格法》的行政执法者,完全可以依照法律迅速表明态度,维护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但难言之隐是,计委并不是真正的市场监督者,许多事情也不能完全以市场法则来衡量,非市场因素时常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市场秩序的维护者不能以市场法则行事,让企业如何在公平竞争环境下去充分竞争?
  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的彩电行业已经进入“完全的自由竞争”,其实并非如此,诸多“充分竞争”的条件并不成熟,导致企业行为变形。如果往深处追究,我们发现自由竞争市场的根本问题尚未根本解决。
  TCL总裁李东生认为:今年以来,一部分企业的价格已经降到成本价以下,可能相当一部分企业会被淘汰出局,存活下来的企业由于低价销售也会付出巨大代价,如果以一时的代价赢得更大的份额,该死的企业让它死掉,该活的企业能够活得更好,那么这个代价值得。但事实证明,该死的死不掉,竞争的好处不明显,负效应反倒放大,那么不如大家达成一个均衡,都有钱赚。你死我活式的撕杀,达不到你死我活的效果,白流血。
  史际春教授指出:“行政性因素依然干预市场,是阻碍竞争的根本问题。地方政府的行为方式是设置地区壁垒,现在是暗中扶持‘亲儿子’。地方政府会说,你把我这个企业打垮了,我这些工人怎么办,我这些厂长怎么安排,这对政府来说是很难办的事,所以政府背后就会给好多支持,让它生存下去。即使强势企业也很难抗衡地方政府与地方企业的联手,因为后者可以不计血本地陪你玩,搞一个鱼死网破。”
  近几年,我们看到彩电大战一年猛似一年,也看到一个个彩电企业倒下,但是这个过程并不短暂。优势企业的确有疲惫之感,一个竞争定势由此形成,竞争的锐气开始消退。
  
  彩电联盟对抗彩管联盟
  
  并不是为获取垄断利润,即使将21寸的彩电涨到1050元,事实上,彩电峰会的统一涨价,也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价格,进入欧美市场还要吃“低价倾销”的官司。他们的做法,和许多国家的农民一样,每到玉米收获的时候,坐在一起制定一个最低价,以避免别的利益集团操纵。农民协会就是一个价格同盟,但没有人指责“图谋垄断”。
  值得追问的问题在于,这九大企业在彩电行业中恰恰还是一种“强势”,并非“弱势集团”。由于媒体狂轰滥炸,公众注意力过分集中在部分过时产品的调价上,认为九大企业组成“强势联盟”试图操纵彩电价格。结盟的另一个更为主要的动机由此被掩盖:一大利益集团与另一大利益集团的较量。
  其实,在彩电峰会之前的一个星期,康佳、海信、厦华、创维、乐华、TCL王牌六大彩电企业已经有了一次聚会,他们已经采取了两个行动:第一是停止向彩管厂采购;第二才是开始限产。
  峰会的启动之初,设立最低价只是一个小目标。峰会另一个目标正是大家联合起来的重要因素,这就是效法“彩管联盟”,以联盟方式对抗联盟,让九大彩管厂在去年限产之后获得的价格肥肉中让出一块。
  1999年5月,足以垄断国内彩管市场的八大彩管厂曾联合发布过一个惊人的声明:全国彩管停产一个月。此事源于长虹同年4月发动的降价大战,作为上游产品的彩管厂被彩电厂挤压得无利润可言,因此八大彩管厂欲结联盟,以停产限产达到提价目的。
  8大彩管厂“限产保价,停产求涨”之举实出无奈。1996年,长虹发动价格大战时,上游的彩管厂的利润已被挤压一大部分,彩管行业进入“微利”甚至“保本”。今年4月,长虹再度发起大幅度降价,使彩管行业实在难以承受。一位老总当时感慨:“每支彩管仅挣一分钱,眨一下眼就可能亏损。”
  “彩管联盟”大获同情,与今天的“彩电联盟”的窘境大相径庭。因为彩管厂多年来被彩电厂压得透不过气来,利润稀薄,全行业濒临亏损。但是,在彩管厂“限产涨价”后,优劣态势发生逆转,彩电受到零售市场与原料市场两头挤压,今天是彩电厂开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当年八大彩管厂控制95%的市场份额,其“价格联盟”并未受到公众指责,也未遭到主管部门制止。人们默认了一种暂时的垄断,进而导致一个恶果:彩电联盟决定以“垄断”反垄断。
  
  垄断:一个美梦或一朵昙花
  
  鲜为人知的是彩电峰会原打算请行业前10名,老大长虹自然在邀请之列,但长虹拒绝了。会前的一天,倪润峰已经放过话来,“谁种下的果子谁自己吃”。倪润峰在另外一个场合说:任何形式的垄断都必然走向反面。
  尽管九家联手,但彩电老大长虹并未参加,何谈垄断?从中国彩电业发展历程看,真正有可能实现垄断的是长虹,但倪润峰有“血的教训”。
  自从长虹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