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州长嫖妓,一个上流社会荒淫的活标本

州长嫖妓,一个上流社会荒淫的活标本

2017/4/22 3:00:01
【摘要】   从克林顿偷腥曝光开始,西方名流似乎找到了一个色情的标杆和开脱的理由。      整整47页的“求欢”记录      五月花酒店位于华盛顿,离白宫不远。2008年2月13日“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9时36分,...


  从克林顿偷腥曝光开始,西方名流似乎找到了一个色情的标杆和开脱的理由。
  
  整整47页的“求欢”记录
  
  五月花酒店位于华盛顿,离白宫不远。2008年2月13日“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9时36分,一名被称为“9号客人”的48岁男子走进了酒店里贵宾专用“俱乐部层”的871号房间,他来接一件从纽约来的“包裹”――“一名娇小美丽、肤色浅黑,身高1.62米,体重48公斤”的妓女克里斯汀。
  克里斯汀2月13日下午5时39分从纽约出发,搭乘美国全国铁路客运公司129次列车,9时抵达华盛顿。她的经纪人刘易斯打电话给“9号客人”说,“货”已到。“太好了,好,太棒了”。“9号客人”看来很满意。
  其实在2月11日,也就是这场交易的48小时前,“9号客人”通知了卖淫集团的皮条客刘易斯,先支付了500美元订金,并强调他会为召妓支付全部款项,包括――火车、出租车、酒吧和酒店房租等费用。
  次日凌晨,客户在4个小时的快活后离开了酒店。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切都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监控了。这个性交易过程的所有电话记录打印出来整整47页,后来被交到了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
  这名召妓的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纽约州州长斯皮策,此事被《纽约时报》捅出来后,“不仅使纽约人错愕万分,全美国也都感受到震撼的余波”。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中,斯皮策很快宣布辞职。美国各大拍卖网站很快就推出了许多与性丑闻相关的产品,如男式T恤衫,图案为两名性感女郎中间夹着一个“9号”;女式T恤衫,图案是斯皮策的头像,头像上面写着“被抓了”。
  斯皮策生于奥地利一个犹太家庭,成长于纽约布朗克斯富人区,是一个大地产商的儿子,从不缺钱花。这位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曾任纽约州总检察长的政坛高官以前曾长期致力于打击华尔街大公司的不法行为,俨然是保护普通投资者的正义与道德的化身,甚至曾被《时代》周刊推选为“年度改革斗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斯皮策在州检察长任上至少“清剿”过两个卖淫集团。
  2006年底,斯皮策以?票当选纽约州长,成为民主党的一颗政治新星。如今,一起嫖娼丑闻,搞得他名誉扫地,脸面无存,不仅什么“华尔街警长”、“扫黄铁汉”、“道德卫士”、“年度斗士”等等耀眼光环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纽约街头巷议的话题都是“这个典型的伪君子”,人们咒他“罪有应得,早该如此”……就连原来支持他的民众也都举着标语牌,敦促他早日下台。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泡妞而破碎,一个原本有望成为总统的政坛要人瞬间倒下,这不得不令世人感慨万千。
  当然,斯皮策嫖娼中唯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作为一州之长,他既没赊账嫖娼,也没让下属埋单,更没有虚开发票回去公费报销。
  
  
  没有谁的屁股是干净的
  
  这次把州长拉下马的是一家名为“皇帝俱乐部”的大型网络卖淫集团。据媒体披露,俱乐部的客户很多都是大人物,除了被曝光的“9号客人”外,法庭还公布了1~10号常客的召妓实录,其中“4号客人”1月26日,欲约会几名老相好一度春宵,但最终由4星钻石妓女“克丽茜”代替。交易后,客人大为赞叹:“真不知道你怎样找到这些年轻女孩。”
  而“6号客人”1月12日在伦敦约会“阿斯特丽”,客人对整个过程相当满意,还特别声明,下周准备再来换种口味。目前各种证据已经把“6号客人”锁定在英国首富威斯敏斯特公爵格罗斯维诺身上,这位《福布斯》上的全球第46号富人是王储查尔斯的好友,以及威廉王子的教父,原来就因性丑闻丢过官。现在他仗着手里有几个铜板,格外关注起异国女子,据《纽约新闻》报道,格罗斯维诺对俄罗斯、立陶宛的女人特别有兴趣。但俱乐部的小姐抱怨此公嫖德不佳,不仅为一点嫖资讨价还价,还喜欢在床上谈军队、阿富汗和拉丹。
  美国FBI的调查数据还显示,一名客人点了一名妓女后,要求“皇帝俱乐部”将该妓女送上飞机,从洛杉矶飞到芝加哥和他共度良宵。还有一名显然身体强壮的好色客2月2日要求,为他提供“三个,可能的话,4位小姐,每位小姐4小时”的服务,这个要求让帝王贵宾俱乐部忙翻了。
  嫖客中以“7号客人”最有气魄,他竟然出价2.5万美元,指定一名妓女飞到维也纳共度良宵。皮条客还为此特意发一条短信给经理,“第7号客人在我们这里有足够存款,可以消磨整个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她不必在上午9时前急着离开”。
  
  能够面不改色一掷千金,到俱乐部买春者,都是非富则贵的男人。曾做过俱乐部应召女郎的立陶宛女孩扎娜说,“刚进入俱乐部时,我很想了解一下顾客都是些什么样的男人。老板告诉我,你去看看《福布斯》富豪榜好了,它与我们的顾客名单简直太像了!”
  被纽约市警方抓获的几名俱乐部干将,纷纷表示愿意以公开嫖客名册的方式与警方做个买卖,以便减轻罪行。此言一出,许多所谓名人惶惶不可终日。当然,美国媒体最感兴趣的倒是“10号客人”,因为,有媒体文章指称,有迹象显示这个“10号客人”曾经是一位“高级公共服务官员,甚至有可能成为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于是,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疑惑的目光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打量而去。
  可惜的是,美国的媒体似乎在扫黄打非的激情中懈怠了下来,这种情形让许多人想起了去年“华盛顿头号老鸨”事件。当时,头号老鸨帕尔夫雷因经营卖淫团伙遭法庭起诉,她随后披露了曾参与嫖娼的华盛顿高官的部分名单,包括国务卿赖斯的助手。一时间纽约政坛哗然,正当人们对名单引颈以待时,很快,法庭禁止帕尔夫雷公开客户名单,后来各大媒体虽然得到了完全名单,但均以“新闻价值不大”为由拒绝公布,使这起性丑闻不了了之。
  
  西方政坛的色情时代
  
  在风云变幻的国际政坛上,从来都不缺乏斯皮策这样的人物,当然,与纽约州长的嫖妓相比,国际政坛的一些大佬们或许更喜欢安全一点的偷腥方式,兔子就吃窝边草,他们常常把黑手伸向身边的秘书或者下属。
  前英国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结婚多年从未传出绯闻,是英国政坛中为数不多的“老好人”。2006年4月26日,“老实巴交”的他公开承认,自己与女秘书特蕾西?特姆普利保持了两年的婚外恋。这一消息立即在英国政坛引发轩然大波。2002年,普雷斯科特在工党举行的内阁圣诞派对上与特姆普利开始调情,当天,两人几乎相拥共舞了一个晚上。此后特姆普利经常去普雷斯科特的公寓与他幽会,时间长达两年。
  
  已婚的欧盟执委会第二号人物、副主席兼产业事务执行委员费尔霍伊根也是吃窝边草的典型。2006年12月7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报道,费尔霍伊根和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埃赫利尔一起在立陶宛的海滩上散步,而费尔霍伊根的妻子并未随同,这引起媒体轰动。随后不久,德国《焦点》杂志刊登了一组“绝对爆炸性的照片”,其中一张,费尔霍伊根和埃赫利尔在立陶宛的一个裸体海滩上嬉戏打闹,让人震惊的是,费尔霍伊根只戴了一顶棒球帽,而埃赫利尔女士则是一丝不挂!
  在爱吃窝边草的政要中,以色列前总统卡察夫可谓涉猎最广,2006年他深陷性丑闻,被指控对两名女雇员进行性侵犯,而且卡察夫的不轨行为大部分发生在他的办公室,他首先以工作的名义让女雇员进入到他的办公室,然后就开始对她们进行口头或者肢体上的骚扰。后来,又有多名女雇员都称遭到其性骚扰。其中一位女助理就是在借书的时候,被色狼总统一把抱住,摁倒在办公桌上。
  从克林顿偷情曝光开始,西方名流似乎找到了一个色情标杆和一个自我开脱的理由,“人家总统都尝腥,我算啥呀。”于是,一批批好色客在金钱和权力的刺激下,纷纷走到了更加放肆的一面。令人讶异的是,不少出事的名流额头上都烙了“正人君子”的字样。所以他们的堕落不仅荒唐,而且无耻。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