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孤岛 2006年第6期

孤岛 2006年第6期

2017/4/22 3:00:01
【摘要】对城市里一个个越来越漂亮的小区,朋友小彦君有一个比喻,谓之“豪华孤岛”。在这样的孤岛,从外面的绿化,到里面的装修,从小区的功能,到房屋的结构,乃至装饰、布置,至少表面看起来,与发达国家的富人区没有什...
对城市里一个个越来越漂亮的小区,朋友小彦君有一个比喻,谓之“豪华孤岛”。在这样的孤岛,从外面的绿化,到里面的装修,从小区的功能,到房屋的结构,乃至装饰、布置,至少表面看起来,与发达国家的富人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在小区外面,可能是肮脏的村庄、破损的马路、垃圾的臭味、喧闹的市声等等,反正,里面与外面是完全的两个世界。

  事实上,这样的孤岛,在当下的中国比比皆是:对广大的农村,城市是孤岛;对城市的灯红酒绿,城中村是孤岛;对外面的街市,机关大院、住宅小区是孤岛;对楼下(外)的市声,住家是孤岛;等等。最近,有一则让人听了啼笑皆非的消息,说是在英国伦敦举行的一次有关中国经济的研讨会上,有英国学者指出,时下中国农民的幸福感最强,他的结论来自一系列公开的数据,当然这些数据全部来自中国官方公布或媒体报道,以及一系列经济学或数理学的模型。我倒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称赞”:中国人到西方走一圈,说我们中国如何如何并不比欧美差,也有外国人在中国走了一圈,说你们中国哪里还是发展中国家,明明是发达国家嘛。这些话,某些人听了,会很兴奋,毕竟超英赶美,是多少代中国人的梦想。但稍有理智的人听了当然不以为然,你拿我们的豪华孤岛去跟人家比,这叫什么比法?反过来,外国人到中国,尤其是匆匆的商务旅行或应邀参加会议,只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的五星级酒店住上一两天,所见所闻之后的“称赞”怎能当得了真?
  我个人的看法,再豪华的孤岛,名为城市小区,其实与村庄无异,因为种种豪华,只是表面现象,在管理的层面,我看不出与村庄有什么不同:小区里的交通、卫生、治安,乃至学校、医疗等等与公共管理有关的公共服务,全部由开发小区的房地产发展商或其委托代理的物业管理公司提供和管理,而不是由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正如传统村庄完全被政府的公共服务排除在外一样。但是,传统村庄依靠家族的关系或乡绅的权威进行自治式的管理,因而可以基本保持稳定;而城市小区完全由发展商说了算。村庄各户人家由于血缘和生产关系,容易形成一股力量,有力量就可以对威权进行制衡;而城市小区回家之后基本不相往来,难以形成与发展商制衡的力量,因此完全处于弱势,听凭发展商胡作非为。村庄虽非一级政权,但权力结构一直存在,而城市小区一部分名义上归入了居委会,实际却一切委诸发展商或其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一部分城乡结合部或干脆在郊区的既非城市又非乡村的小区,则完全不属于任何政权的势力范围,这些超过十万居住人口规模的小区完全是一个小镇的格局,而所有的公共管理事务一样由发展商承担,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完全缺位。
  这里面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对小区居民,他们承担了双重的费用,首先是高居不下的房价,其中隐含了一批配套设施的费用,如会所、学校等;其次是管理费,看似合理,但认真想起来,有些应该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如交通、治安等,而居民既然是纳税人,就有权享有公共服务,不应该额外交费。业主们一方面是交了税却享受不到应有的服务,一方面还要为发展商和物业公司的服务额外埋单。对发展商来说,因为提供了本该由政府承担的公共配套设施和公共服务,也就理直气壮地将这些费用转嫁到业主头上,而且往往是加倍地转嫁。
  然而,发展商在商言商,其提供配套设施和公共服务是为了更好更快地将房子卖出去,一旦房子卖出去,发展商作为投资者,就已经完成投资行为。因此在很多情况下,业主甚至连发展商都再也找不到,即使公司还在,也不能指望它提供令人满意的公共服务,而公共设施挪作他用应该是意料中的事,因为这些设施实际上并不是“公共”的,除非在购房合同中有明确的规定。在这里,政府做甩手掌柜,而让企业承担社会管理职能,两者的角色完全错位,是孤岛现象和孤岛之内所有矛盾纠纷的症结所在。
  这样的小区是中国特色,它不是community,community是社区。小区和社区的区别就在这个英文的词根common上,小区是封闭的,而社区是开放的。小区是孤立于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之外的孤岛。什么时候小区变成社区,小区就不再是孤岛,而融入整个城市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