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读书方法与李敖

读书方法与李敖

2017/4/21 3:00:01
【摘要】本期讲授读书的三种操作方式及其福利――像李敖那样,人就变聪明;像余华那样,人就变成熟;像更多的人一样,读书使人心灵美――心美于外就是美容了。   李敖说他看书只跳看一遍,“所谓跳看,是每页的重点让它跳...
本期讲授读书的三种操作方式及其福利――像李敖那样,人就变聪明;像余华那样,人就变成熟;像更多的人一样,读书使人心灵美――心美于外就是美容了。

  李敖说他看书只跳看一遍,“所谓跳看,是每页的重点让它跳出来给你看,而不是逐字逐句地死读,也不是所谓连读。连读的方法我看像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是骗人的。”这个方法可以加强读书效率,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我觉得“跳看”必须有两个基础:一是对相关问题已具备相当认识,才能有拨云见月之功,轻易找出重点;二是带有目的去读,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寻索重点。而且“跳看”只适用于查阅资料,不能用在文学欣赏。试想“孔雀东南飞”,如果不跟着“五里一徘徊”,怎能理解个中淋漓反复的曲折情节,怎能品味诗中主角死后合葬,有情人“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的缠绵哀痛?李敖读书方法的第二个重点是眼到手到,“重点部分立即用色笔勾出,剪刀剪下或刀片割下。这样子随看随动手,再把‘分尸’下来的分类处理。这样一来,这本书,就跑不掉了。它永远为你所用,并且拈之则来,不易忘记。”这确实是好办法,尤其对年事稍长者。年纪大了,记忆不好,过目即忘,读了等于没读。若能眼到手到,在书本上勾勾划划,写写眉批,作些简单笔记,必有助于记忆。其实慢读比泛泛而读有效。第三个重点是同步通读,同个主题串起来读。他说在跳读过程中,对重点有兴趣,会找来其他相关的书同步钻研。“这时候,不是每次只看一本书了,而是触类旁通,互相印证与补充。这样子折腾下来,书才真正为我所用。”这个层次的读书已经不是单纯读书,而是在做研究了。不过这个方法确实可以加强读书的深度与兴趣。做事讲求方法是对的,识得窍门,事半功倍。李敖的读书方法积极进取,我们不妨称之为“有所为而读”。可是,海阔天空,瞬息永恒,我们大可不必拘泥一端,以为读书非如此不可,破坏了兴趣反而不好。为怡情遣兴,读书也不妨随兴之所至,飘到哪里就落在哪里。喜欢时随手拈来,倦了掩卷寻梦而去;能记得最好,忘掉也算了;重读时幽默处可以再莞尔一笑,悲戚处再扼腕叹息吧!这样“无所为而读”,也不失方法之一,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文字的力量――读余华的《活着》
  
  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都市人,那么在紧张忙碌而千篇一律的日子中,你总是会感到一种烦躁,你老是觉得自己像一只误入澡堂子里的知了似的,你想叫、想飞你却叫不起来、飞不了,那么索性就沉默和蛰伏罢,然而你又不得不叫和不飞,否则你就会窒息你就会死去。
  这年头读书就更是这样,有太多的“澡堂子气”把你淹没着,甚至于有些书,毫不夸张地说,你能从中嗅闻出作者的肮脏的体臭味儿来;有的书则可以使你清晰地看见,作者是如何一件一件地把自己的衣服扒光,把自己丑陋的身型当作是美女模特儿般的向人们展览。可是纵然如此,你还是总想看点有字儿的书。
  这时候你会感到识得字儿读得小说,可真是一件倒霉的事儿啊!
  然而幸亏还有余华,和他的《活着》。
  一个平常得像一条野狼一样的人,像一条野狼似地活了一生――其一生经历简而言之,就是在和“生”、“死”较劲儿,于是别无选择的唯一结局或者说感悟就是,“生”、“死”之间――亦即所谓“人生”之间――也无非就是:活着。“活着”就是《活着》;活着,就是一本书。
  但是,作品的最可怕之处,还不在于其思想的穿透力和故事的张力,(虽然在这两方面也是非常优秀的,否则也无从改编成电影并在国际上获奖)而是在于其文字本身的力量!
  是的!文字本身是具有力量的。当我们读屈原的《天问》时能感受到这种力量;当我们读庄周的《庄子》时能感受到这种力量;我们读《红楼梦》、《聊斋》时也能感受到这种力量。这种力量能够穿透并且驾驭我们的灵魂!
  这种“力量”,与其说是文字的力量,毋宁说是思想的力量;与其说是后天的生活经验和勤奋的积累,毋宁说是先天的造物所恩赐的智慧。读了《活着》,你就会明白,“小说”这档子事儿,固然是会摸脑袋都可以写的,可是要写得好,那就不是靠装神弄鬼能糊弄的了――好作家,毕竟是人间的灵气呐!而一本好书,在你所“活着”的这一辈子里,能够同时代的看到了,实在是一种运气。
  如果您不是很明白什么样的文字叫做“力透纸背”的话,那么您就读一读余华的《活着》吧!
  您就会感到文字的力量,尖刀般刺你个透心儿凉,让你在“活着”的烦躁之中,体验一次生命之凄苦的悲壮。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