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好莱坞的遥控器

好莱坞的遥控器

2017/4/20 3:00:01
【摘要】网络,成就观众与剧组的真正互动      一部电影上映后,你骂也好,赞也好,你都得接受现实,因为导演不可能听了你的意见重新拍一遍。但是,一部电视连续剧却可以实现观众与剧组的真正互动。而借助的桥梁竟然...
网络,成就观众与剧组的真正互动

  
  一部电影上映后,你骂也好,赞也好,你都得接受现实,因为导演不可能听了你的意见重新拍一遍。但是,一部电视连续剧却可以实现观众与剧组的真正互动。而借助的桥梁竟然是影迷网站的小小留言板。像《人在江湖》、《急诊室的故事》、《白宫群英》这些在美国和香港热播的电视剧无一例外地都曾虚心向网民听取意见,对剧情做相应调整。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影迷网站已成为操纵好莱坞电视制片人的遥控器,也成为电视剧成功与否的晴雨表,比任何电视收视指数都灵光。难怪,好莱坞的制片商会派人日夜盯紧这些网站,一旦网上有任何风吹草动,便立即向“总部”汇报。
  对好莱坞的所有电视制片人和编剧来说,网站“指摘电视”(Television Without Pity,简称为Twop)绝对是如雷贯耳。正如它的名字所显示的,这个网站对好莱坞电视剧进行着无情的批判。而其留言板上则荟萃了广大热心观众的激情陈词,从评价某个故事情节,到表达对某个演员穿的皮夹克的厌恶,什么内容都有。
  即便是像《人在江湖》这样公认的好片也会被电视迷们吹毛求疵一番。比如本季播出的第三辑剧情主要围绕着当地纪念哥伦布日的游行活动展开。这样的安排立即被Twop会员们认为是败笔。一位网民说:“拍这一辑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让那些老是抱怨媒体不重视其民族形象的意大利人闭嘴吗?我受够了。”还有人对一些剧情安排表示不满,比如不应当安排博比的老婆死掉,而卡梅拉也不该看上富里奥,甚至有人嫌女主人公床上铺的白床单不够干净。这一辑播出没几天,就有274篇评论出现在Twop网站上。
  可不要小看这些网民的评论,更不要小看这些评论对制片人的影响。如今,每播出一个剧集就上网查看观众的反应已成为电视剧制作者的例行公事。对他们来说,报纸上登载的正式评论固然重要,但留言板上的内容也绝对不容忽视,因为写这些东西的人都是真正关心剧情如何发展的铁杆观众。
  
  Twop网站,电视制片人爱恨交织
  
  目前“指摘电视”网站讨论的电视剧有35部。在美国还有其他许多官方的剧评网和电视迷自己制作的网站,所以几乎所有热播剧中的每一集内容都会得到网民们的解剖。
  不过,电视制片人和剧本作家也并不总是能够保持大家风度,虚心接受批评,不管这批评是有根有据还是无理取闹。两年前,创作《白宫群英》的亚伦?索金用真名发了一个帖子,对“指摘电视”网上的一则批评毫不留情地进行了回击。一年后,他又在《白宫群英》的某一集里将铁杆网民描画成一群肥胖的自闭者,整天穿着宽大的睡袍懒洋洋地发呆,或者一支接一支地抽烟。这是他对网民们的肆意评论发起的一次最有力的报复,谁让网民对他也不友好呢。
  《中情局》一片的监制肖恩?卡西迪也曾经因为“指摘电视”对该片的大肆批评而专门发电子邮件与该网站的编辑们商榷,不过在信的结尾,他还是承认网站上的文章非常幽默并诚恳地向网站约稿。
  作为《急诊室的故事》和《白宫群英》的监制,约翰?韦尔斯对网络上的种种反应既不采取轻蔑的态度,也不会被轻易激怒。他说,虽然没有有意安排,但创作班底里总有一个人会吊在网上,把影迷的反应及时反馈给大家。韦尔斯表示,他会十分珍视网上经过慎重考虑才登出的信息,因为“忽视自己的客户无异于自杀”。
  J?J?艾布拉姆斯是美国热播的间谍系列剧《化名》的监制。这部电视剧在网民中的口碑还不错。艾布拉姆斯把网上留言板看做是把握观众脉搏的最佳途径,还把网民们当做电视剧制作过程的一个有机部分。
  艾布拉姆斯认为,电影是一个一揽子交易,在封镜前不可能实现与影迷的互动。但是,在现场演出戏剧的时候,你可以听见观众的掌声和嘘声。如果把互联网看做观众的话,那么电视节目就是一部正在舞台演出的戏剧。如果你对观众的反应置若罔闻,你就不配做电视人。
  电视制片人对像Twop这样的网站可谓爱恨交织,所以,他们喜欢玩的一个恶作剧是,在给这些网站扬名的同时,也不忘无伤大雅地讽刺它们一下。有时候,片商会在剧情安排中提到某个影迷网站。比如在爱情伦理电视剧《再续前缘》中闪过某个无关紧要的人物,手里挽着一个带有Twop标志的手袋。有时候片商又会在电视剧中塑造一个以Twop写手的网名命名的人物,然后让他在交通事故中丧生。这些小伎俩传达的信息是:我们认真地看过你们的东西了;还有,拜托,对我们温柔一点。
  
  网络留言,旧套路与新科技的产物
  
  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X档案》的播出引起激烈讨论使网络留言渐成风气后,电视制作者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些网络“电视发烧友”们的重要性。网络聊天竟然可以成为影响好莱坞的一股力量,这在过去可是从未料到的。
  不过,过去也常常有观众写信跟剧组讨论剧情,现在的网络留言算是旧套路跟新科技相嫁接的产物。尼尔逊全国电视指数虽然权威,却永远也反映不出广大观众的个人好恶,而网络就可以。同时,电视制作人可以把观众反馈的好建议立马在后续剧集制作中反映出来。如果说电影作为一种艺术是单向影响观众的,那么在网络的辅助下,电视则慢慢演变成一种双向的艺术活动。电视剧本已不再作为不可更改的个人创作而存在,而是一个广纳良方的创作园地,并在这种不断的采纳、改进中趋于完美。可以说,一个只有一部机器(一台电视机)的人注定会故步自封,而一个拥有两部机器(电视和电脑)的人却可融入大众。
  尽管Twop网站付给网络写手的报酬已经很低,但网站本身如今还是陷入了财政危机,所以不得不减少在线讨论的电视片的数量。其实,即使是美国媒体中最有智慧的人也对互联网如何赢利这个问题一筹莫展。但是Twop却仍然保持着相当高的点击率。即便在2002年夏天互联网经营惨淡的时候,它每月还是吸引了35万名忠实用户,而且这一数字还有上升的趋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上网用户在该网站的每次停留时间高达22分钟,这在互联网世界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网络,把握观众脉搏的最佳途径
  
  互联网的留言板做的工作与电视剧的制作过程恰好相反。通常,一个电视剧是先有了剧本大纲,然后变成故事情节,最后形成画面。而网民们却是先看到电视画面,再一路还原到剧本。《化名》一剧的监制艾布拉姆斯夸赞网民们非常聪明,说他们总是能够领会到剧本中的最微妙之处,因而也总是能够提出许多好建议。像Twop这样的网站往往能给制片人提供很好的借鉴。艾布拉姆斯举了一个例子:在某个电视剧中有一个叫威尔的人物,剧组原本要把他塑造成一个追求真理的正面人物,也觉得观众肯定乐于接受这样一个人。结果在留言板上反馈来的观众信息却认为他是一个只认死理的白痴。结果剧组赶紧对角色进行了调整,使剧情更符合观众的需要,实践证明观众的反响还不错。
  由于网上的交流是一种只见其文不见其人的方式,这使得人们可以无拘无束地议论电视剧的内容和质量。在匿名状态下人们可能会变得粗鲁,同时也会更真诚。艾布拉姆斯有时也不得不佩服网民知识之渊博。甚至有时他要依赖网上观众的讨论来回忆连续剧过去演过的剧本细节。这样做快速而且准确,省下了他自己浏览剧本的麻烦。
  艾布拉姆斯说,如果说拍一部戏必须的细节是1000个,那么剧务人员绞尽脑汁或许只能想到其中的800个;不过,不用着急,另外的200个问题网上的观众肯定会帮你解答。虽然剧迷们不能给剧组以指导,但确实能帮上大忙。
  艾布拉姆斯说,他愿意接受任何合理化建议,不管这个建议是来自一个50岁的摄影师还是一个来自偏远乡村的12岁小孩。网络就像一个社区。他说:“网民对电视剧有一种独特的感觉。他们愿意花时间认真思考我们的电视剧。我为什么要拒绝接受他们的观点呢?我想我应该感谢他们的建议。”不过,艾布拉姆斯也强调,拍电视剧不是现场直播,不可能台下说什么台上就能立即改正。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