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学术期刊>政法论文>爱机病 2011年第46期

爱机病 2011年第46期

2017/4/20 3:00:01
【摘要】我有个朋友,咳,你又不信了,那就先说我吧。   我,嗯,还是说我的朋友吧,这世界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她除了最近剪出一个超雷的发型,还干出一件狠事。某天,她早晨起来不想上班,这本来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居然...
我有个朋友,咳,你又不信了,那就先说我吧。

  我,嗯,还是说我的朋友吧,这世界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她除了最近剪出一个超雷的发型,还干出一件狠事。某天,她早晨起来不想上班,这本来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居然叫喳喳地录了时长一分钟的微信,大肆描述了她对上班(其实主要是对老板、老板亲随、顶头上司)的各种不满,并阴差阳错地按动了群发键?当她发觉这个惊天大错的时候,微信涉案人员已经纷至沓来地回馈了意见:
  “兔子蹬鹰。”“人品大爆发啊。”“年底允许辞职。”“哗,你好猛,我挺你!”“你怎么不在微博再发一次?”“硬盘还在吗?恭喜你已经红了。”“还不知道这么有前途的花腔女高音居然就在身边?”
  再说我另一个朋友,他简直已经人机合体了,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他什么时候都在玩小机机。而且伴随眼镜片逐渐加厚,他越来越沉迷像素偏小的连连看,并将这作为连连看高手的一种荣誉:“我能玩更微小的连连看。”最绝的是,他可以一边洗澡一边玩连连看,即,冲两下,将手在干毛巾里插一下,于滴水空当高速连一局;打肥皂,再闯一局;最后猛冲一番,裹上浴巾,站在原地再拼一关。澡毕,三关已过,所以人送外号“三连”。
  话说三连兄除了爱连连看,还有手机幻听症。比较著名的段子是一次他老婆带了几个同事来家茶叙,没注意三连的手机居然撂在了客厅桌上,大家正看碟,就见一热腾腾水淋淋的裸男突然从浴室直冲客厅中央(他没戴眼镜),淡定地在众目睽睽中默立5秒钟,确定自己的手机并未响动,才从容返回浴室。一女同事反应过来发出尖叫,一男非常鄙视地说:“你神经也太长了吧。看嫂子?”嫂子表示没压力,不解释。
  最后,插播一则关于复印机和传真机的真实故事,它来自于阳光灿烂的澳大利亚。
  我朋友任职公司的一位女行政,每天值夜班,闷得很,终于想出一个办公室新玩法。某天,她用玻璃水、消毒液精心擦拭公家的复印机,让大家疑惑她是不是爱上了这台冰冷且瓮声瓮气的变形金刚。所有人下班之后,她撩起短裙,一字马横跨在复印机上,哗啦,绿光一闪,复印一张。然后,按下熟悉的号码,“滋――”,传给了她正在另外一栋写字楼值夜班的男朋友。
  本来,这顶多算是一帧私密又浪漫的爱情小传真,你知,我知,变形金刚证此心。谁曾想,公司的夜间监控探头24小时无休,忠实记录了这则视频秘闻。
  她责无旁贷地红了,不同国籍的同事们完全突破了语言和文化背景的障碍,一齐在保安室里笑喷。
博评网